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1)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
  
  
   
  
  
  京城中有一小楼,楼内一片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这是京城最有名的烟花之地。
   
  青鸾苑的一间屋内。此时帐中一片春意,帐外一人端坐不为所动,执笔撰写。许久寻欢声闭,屋内仅有喘息声,持笔之人也停止了手。起身留下一锭银子,挥挥衣袖离去。
  
  
  “周太师”见房门打开,守门的小厮迎了上去,恭敬顶礼“太师准备离去?”
  
  见周太师没有说话这小厮了然“今日君莫笑有一曲”
  
  “那,老规矩”
  
  “好嘞,这边请”小厮一抖在前头领路,周太师抬脚跟上。
  说来也怪,这周太师是京城一等一的好模样,在这烟花姑娘众多之地却没人靠近。
  
  “周太师您先坐,茶水片刻就到”小厮殷勤的擦擦桌椅陪笑。
  周太师点头算是应了一下。视线就落到楼下正厅中的戏台。
  戏台正中有一处纱帐,鲜花布满了四周,君莫笑是这青鸾苑的头牌琴师,只卖艺卖曲,从不见人。却像得了什么契约,这青鸾苑的妈妈也将他保护的很好。无论多高的价,依旧不卖身。
  
  要说这君莫笑也是厉害,弹的一首好曲,清澈的和弦,忽而柔情,忽而似火,丰富细腻的情感,自然悠闲的境界之间转换自如,配合那婉转的浅吟低唱,不知触动了多少人的心。
  他出入这风月之地数载。也算是悦音无数,却独独对这个人的嗓音十分青睐。所以他只来这家花楼作画,只为偶尔能听他唱上一曲。
  
  他身处的位置正对着戏台,这是他包下的雅间,观光位置极好,今日,又有人拍下君莫笑的一曲,他支着下巴,只觉又有耳福了。
  
  只见纱缦里走进一个人,端坐抚琴,好听的声音传来“一曲春江花月夜,感谢各位捧场。”
  琴声在殿上响起,委婉刚毅,券券而来,汩汩韵味。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
  ...

  嗓音渺渺,描绘着这幽美邈远、惝恍迷离的春江月夜图,嘶哑的嗓音带动着他进入深沉寥廓、宁静的境界。
  周太师眯着眼沉醉其中,这人的技艺十分高,若是放在琴师届也绝对是大师级的,只是不知为何会在这风花之地卖艺。
  
  “噔———”
  突然的拉弦另所有人惊了片刻,琴音戛然而止。周太师皱皱眉头,起身看向楼下。
  
  “不知是哪位大爷看我君莫笑不爽?”只见帐中人出声。
  
  周太师看见戏台帐前有只破碎的茶壶,看来是弹奏中,有人砸上去的。
  
  “若是我有何唱不好的地方结束您可以提,现在,阁下是什么意思?”帐中人微怒。
  
  “呵呵,本王听说京中这青鸾苑有个技师谈曲闻名天下,今日来一观也不过如此,有何秘密竟让你见不得人?敢蒙纱接待本王?”看台下的雅坐有一位雍容华贵之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个姑娘上下其手,在这风月之地到也不算龌龊。
  
  “哟,是皓王爷啊,今日兴致这么高?”见有人闹事,青鸾苑的妈妈赶忙走了出来。“您有所不知,这是我们青鸾苑的规矩,君莫笑不见客”
  
  “怎么?是长得太丑?”王爷又换了个姑娘搂在怀里问。
  
  “您且当是吧”妈妈走上前给王爷换了盏新的茶壶,亲自倒茶致歉。
  
  不想王爷竟然不领情面,一拍桌面,表情变得凶狠“本王今日,就是要看看这君莫笑长什么样!来人!给本王抓了”
  
  “王爷别...”青鸾苑的妈妈极力想拦,不料从门外冲进数名侍卫,向戏台上冲了去。
  
  周太师眉头紧皱,这皓王爷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平日里霸道横行惯了,他对君莫笑的琴曲十分喜爱,爱屋及乌,此时正想着是否要帮上一把。只是私心也想看看这琴曲精湛的人究竟长什么样。
  
  只见侍卫们翻上戏台,拔刀割开纱帐,纱帐飘扬几下落地,帐后人竟然没了。
  
  周太师弯起嘴角,想来这君莫笑是个机灵的家伙。王爷瞧见人不翼而飞,气的火冒三丈,大喝一声“给本王搜!见不到人,今日就把这里砸了!”
  
  周太师依椅坐下。好笑的看着这场闹剧。整个青鸾苑闹腾的不行,侍卫们搜索进有些正在颠鸾倒凤中的屋内,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他有些惊奇,不知这君莫笑究竟躲哪去了。
  
  突然他的雅间被人闯了进来,正想出声训斥,不想进来之人抱着个琵琶,喘着粗气,双眼明亮鼻尖泛起丝丝水汽。
  只见他一抹额头上的细汗,微微一笑“不知客官是否能救小生一命?”
  
  周太师愣住了,他百分之一百能确认眼前这人绝对是君莫笑,那独到的嗓音他是不会认错的。只是这人长得却比想象中的好看。
  “我...”
 
  “周太师是何人京城里无人不知,下边那王爷搜不动这里,只有你这里最安全”君莫笑并不客气,放下琵琶当着周太师的面就坐下了,自己取了水猛灌几口。“我有些隐情,不能曝光,求太师成全”
  
  这人从始至终面带着微笑,语气也不是求人的态度,好似有持无恐,他就确认自己会救他吗?不过他好像的确不想拒绝。
  “好,但...想听曲”
  
  君莫笑噗的一笑,明明是他求人,这传说中的周太师竟脸红着问他是否能听曲,像个要糖的小孩。
  “行啊,只要不陪睡,怎么样都行”
  
  只见周太师竟然脸色爆红,转头躲去视线,君莫笑看着诧异,周太师不是画那物的人么?怎么清纯的似未出阁的姑娘?君莫笑揖手。
  “小生在此谢过太师”
  
  
  “不..不用”周太师有些慌张的摆摆手,很快他的视线就被君莫笑那双手给吸引了,接近完美的手,要说身体,干他这行的看了不下数万,这双手是他见的里面最美的。
  
  君莫笑拿手在他面前晃晃,这个周太师,长着这么俊的一张脸,怎么有些痴呆,真是可惜了。刚想出声喊他回神,门外开始吵杂起来。
  
  “诶~官爷!这里面不可进啊”
  
  “闪开!奉王爷之命搜查整个青鸾苑”
  
  此时只有一墙之隔,君莫笑再怎么胆大还是握紧了拳头。周太师回神看了看他轻声说
  
  “别怕”
  
  
  
  
-TBC-
  
  

评论(20)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