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2)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
  
  
  
  
  “哎哟官爷~真不不能进”
  
  “滚开!”这侍卫气势汹汹,好似有了王爷做靠山就有持无恐。那姑娘发出一声惊喝,想必是被强行推开了。
  
  君莫笑得到周太师的安抚竟真的放下心,坐在雅间看台嗑起了瓜子。周太师眨眨眼睛只道心真大。
  
  “我数三声里面的人滚出来,不然我就踹门啦”侍卫见这能开上上房雅间的人,不是当官的就是地主,王爷不怕,他一个侍卫保不齐会被私下报复,还是不那么粗鲁的好。
  
  “一”
  
  “二”
  
  “噗——”只听一个闷哼,接着就是重物滚落的声音。
  “哎哟——谁?谁胆子这么大?我可是皓王爷的手下”
  “就算是你家王爷上来,也不得这般无理”门外不知谁这么怒喝道,周太师听见微微一笑对君莫笑说
  “等我会”
  
  君莫笑扒着瓜子笑眯眯的“好好好,我就在这等你,哪也不去”
  
  周太师推开房门“江,下去谈”
  
  君莫笑坐在雅间透过雕花的窗纸看外面发生的一切,只见周太师身边的人拎起那名护卫在前头开路,一路向青鸾苑的大厅走去。
  
  堂中渐渐没了声音,鸦默雀静,本怒发冲冠的皓王爷见下来的人一下就蔫了,慌忙起身作揖“不想周太师也在此,这手下不中用的奴才打扰您了吧”
  
  周太师也不否认直接点了头,嘴角抿起显得不悦,心里却想是你打扰我听曲了好吗。
  
  “皓王爷”周太师身边的侍卫上前一步,拘了个礼“您闹也闹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君莫笑周太师十分欣赏,不知皓王爷是否给太师一个面子。了了此事?”
  
  皓王爷面露难色,在京城横行多年,他很少吃瘪,这周太师本是个极好的性子,从不插手别人的事。想必现在出手,跟那君莫笑脱不了干系。
  今日也是醉了酒与人打赌定要见上一面这神秘的君莫笑,眼见就要得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怎能不恼,这人又是自己惹不起的。只得陪笑。
  “君莫笑原是太师的人,本王欣赏他的曲歌已久,不知能否见上一见?”
  
  周太师撇他一眼哼了一声,依旧没有说话,手指抚着那桐木桌一下下敲打,安静的厅里只有敲打声。良久,周太师身边的护卫才出声打破僵局“王爷,既然太师不愿意,要不您先回?”
  
  一到送客令发了出来,皓王爷嘴角抽搐,行,这次撞到铁板算他栽了,心里怨骂了一下君莫笑,狠狠的瞪了眼楼上的雅间,他猜君莫笑一定在那里。
  
  是的,君莫笑就在那,此时趴在桌子笑的乐呵呵,这个周太师真是太牛了,从下楼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吱,身边那厮替他说了两句就把刚才威风凛凛的皓王爷震的屁都不敢放一个,嗯,这样的靠山他得赶紧抓牢了。
  
  皓王爷见没了机会,蔫蔫的招呼手下人就要走。
  
  “等下”一直没说话的周太师发声,皓王爷回头见周太师眨巴了两下眼睛“砸坏的东西,赔了再走”
  说完太师转身上了楼。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皓王爷那宛如吃了屎的表情,君莫笑抱着肚子在地上笑的打滚。
  
  “吱—呀—”
  房门轻启,刚回来的周太师看见君莫笑躺在地上,头发顺准备重力下垂,露出来饱满的额头和白皙的脖子。
  君莫笑见周太师回也也不起身,就这么呈大字躺着,那双眼由下至上将周太师打量了个遍。最后弯起水灵的眼咯咯笑了两声。
  
  周太师蹴着一动不动,长这么大,他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等事。不过这君莫笑笑起来真好看。脸颊浮起红晕,竟也盯着挪不开视线。
  
  好一会君莫笑才翻身爬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谢周太师解围,小生无能,只能奉上一首曲子答谢”
  
  “好!”周太师尽显满足之色,想了想又说“周泽楷”
  
  “嗯?”君莫笑刚抱起琵琶听见周太师来了这么一句,有些转不过弯
  
  “名字..不用叫太师”周太师脸色红红解释
  
  周太师真是太可爱了,除了不善言辞以外,一点也不像外界说的那样冷酷无情。
  
  “周泽楷?”
  
  “嗯!”
  
  “唔...泽楷?”
  
  “嗯..嗯!”
  
  君莫笑摸摸下巴,只觉这么叫有些奇怪,周太师身份地位极高,而他只是个风月之地的琴师,错了位份不好,容易让人说闲话。 “嗯..我只是个卖艺的,尊卑有别,还是唤您太师比较好。”
  
  周太师一愣,他平时话少,朋友也少,他是真心喜欢君莫笑的才艺,只想交个朋友,并为往深处想。
  
  “被人说我高攀也就算了,若被有心人利用,说您和我着风月小倌交朋友,岂不污了您的名声”君莫笑调着琴音继续说
  
  “不是小倌!”

  周泽楷有些生气了,他不希望君莫笑这样作贱自己。
  
  君莫笑手里一顿,抬头便看见周太师紧皱的眉头,心头微微触动,在这卑贱之地,少有他这样的达官贵族会在乎他们。
  
  “我就打个比喻,别生气,给你唱曲月儿高?”眼神柔和下来,双手抚在琴弦上摸出几个清脆的音。一想到君莫笑要给他单独抚琴周泽楷眼睛一亮,点点头端坐而下。
  见状君莫笑玉指轻扬,纤细白皙的指尖抚上琴面,凝气深思,琴声缓缓响起,弦弦切切,好似珠落玉盘,
  周泽楷听的有些痴醉,正当高潮部分,君莫笑嘴畔勾勒出了一抹弧度,唇启
  
  “一山高高耸云端 一江悠悠自潺潺”
  “一壶祁红心儿暖 一杯徽酒情万千 ”
  ...
  
  ...
  
  “一夜盼得 窗外月儿圆 ”
  
  唇闭,余音犹存,仅有两三声琴音尚在
  “太师觉得如何?”
  
  “好!”周泽楷的视线紧盯着君莫笑,眼神呆滞,君莫笑转了圈眼珠,噗嗤一笑
  
  “太师果然不爱说话”说罢起身抱起琵琶,望了望窗外“这会月儿是真圆了,太师早些回家歇息吧”
  
  周泽楷抿着嘴,他现在才觉得话少是个毛病,明明一肚子感慨现在一句都说不出来,也不知君莫笑是否会以为他是个音痴,心里有些难受。
  
  “太师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唱”见周泽楷面露不舍,君莫笑计谋上头“不过,太师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您今天也看到了,我一届小厮无名无位尽受人欺负,可我只想安心赚钱,若太师愿意,举手之劳,可保我周全”
  
  君莫笑这话说得直白,无非就是想要个噱头挡去今日之祸。周泽楷甚至想都没想,一想到日后有曲可听当场点了头。
  “好!”
  
  
  
  
  
-TBC-
  
  

评论(1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