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3)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今天被查了水(⁍̥̥̥᷄д⁍̥̥̥᷅ ू )楷皇被吞了四章,心好痛…
  
  
——以上
  
  
  
  “回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晚?”
  
  叶修摘下斗笠,抖抖身上的水珠,天说变就变,刚才还高挂圆月,现在就下起了小雨。
  
  “没事,今天给人开了小灶,多唱了一曲” 将斗笠挂在门口,一头钻进了屋。
  
  “哼,不是说好了一天最多唱一曲?就算....就算咱家道中落你曾经也是叶家大少爷”说话声越来越小,有些悲切。
  
  “今天发生了点事,不过解决了,只是为了答谢多唱了一首,不坏事”叶修取下毛巾洗了把脸,说话这人正是他的亲弟弟,他与弟弟叶秋同胞所生,是如今这世间唯一的依傍。
  
  “发生了什么事?”叶秋凑了过来,一副你不说我就没完没了的样子。
  
  “你这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咱家没那么大锅,行了行了不都告诉你没事了吗?你就好好读书考官吧”脱去外衣打了个哈欠翻身上床,叶修嘴里呢喃着“赚钱的事有你哥我呢”
  
  叶秋知道,曾经家世显赫的时候叶修就对读书考榜没有兴趣,成日里就爱约着琴曲届各色朋友寻曲做乐。甚至为了躲避老爷子离家出走了好一段时间。
  
  至于现在,两兄弟背负家里的债务被叶修一人全部扛下,才导致他只能去那烟花之地卖曲卖艺,只因来钱快。
  “你要觉得对不起你哥哥我,那你就别偷懒,早日加官晋爵,我好坐吃享福啊”叶修见叶秋咬着嘴不出声,便知道他又在赌气,叹息了一口。
  
  好在青鸾苑的妈妈曾经受叶宅很大的恩惠,还感恩在心,对叶修加有照顾,这让叶秋放心了不少。
  
  叶修实在是困了,就这么倒在床上没一会便打起鼾。叶秋看着熟睡的叶修,知道他刚才是在宽慰自己,却也对他造成了激励,狠点两下头,发誓定要考下一官半爵。
  
  
  ——
  
  第二日还没亮叶修就醒了,他可不只青鸾苑一份工作,清晨帮阿嬷卖菜,午间去曲艺社打杂,待下午再去青鸾苑。
  
  叶秋还没起,他蹑手蹑脚的出门,挽起长发用一只木钗固住,去了集市。
  “阿修来啦”
  
  “是啊,今天起晚了”叶修回应
  
  “快来快来,还没吃早点吧?阿嬷给你带了”阿嬷热情的招呼叶修,刚来这里安身的两兄弟经常受阿嬷的照顾,她待叶修兄弟如亲子一般。
  
  “嘿!谢阿嬷”叶修笑笑,走过帮忙,一边与阿嬷闲聊“阿嬷房顶修好了吗?下午我让叶秋去帮您弄”
  
  “呵呵好好好,要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那臭小子吃了您那么多东西,该叫他干点活”叶修心怀感激,整理好摊位回头,不料看见隔壁肉摊老板的小儿子瞎胡闹,拉了一把摊撑,肉眼瞧得头顶大棚一垮。

  “阿嬷小心!”叶修心惊。阿嬷就在棚下忙活,这塌下来准砸到她,眼见提醒已是来不及了,叶修跑上前像呵护雏鸟一般挡在了身前
  “嗙——”
  “唔...”叶修闷哼,棚柱直挺挺的砸在了他的手上。

  “阿修!阿修你没事吧?”阿嬷的摊前混乱一片,只有阿嬷的低哭声和叶修的安慰声。
  
  
  
  ——
  
  
  “周太师在么?”叶修刚去看了大夫,那一砸伤了他手臂的筋骨,这段时日是不能弹琴了。偏偏昨日才答应周太师给他唱曲,这样食言,他的靠山怕是要倒啊。
  
  “还在作画”门外的小厮回到,叶修闻见房内喘息声了然,不禁好笑,谁又能想到干这行的人竟然纯情的不行。
  
  ‘吱——’
  “笑笑”房门突然打开,周泽楷探出头喊了声,叶修被吓了一跳 “手怎么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拽了进去,耳边传来周泽楷担忧的声音。
  
  “没事,早上出了点意外,我就来跟你说说这段时间可能没法给你唱曲了”叶修视线略过眼前的人瞅了瞅充满情^欲的屋内,周泽楷绘了一半的纸还压在胺上,看来是听见了他的声音特地出来见他。叶修指指帐内还在交^合的两人说“我们...不要换个地方说话吗?”
  
  周泽楷脸色微红,点点头,跟着叶修去了隔壁空房。“手....” 周泽楷捧起叶修被包起的手。
  
  “需要修养几日,那个...太师,昨天我们说的”叶修顿了顿,这么好的靠山没了还真是有点心疼。“我看....”
  
  “等你康复” 周泽楷打断他的话。“还..还想听曲”
  
  “哦?那你还愿意罩我?” 这个太师还真是个好性子,原来自己的曲子有这么大吸引力?真是帅透了。
  
  “愿意的” 周泽楷点头,有些心疼的捏捏叶修的指尖,这么好看的手,若是留下疤痕那就可惜了。“我等你,笑笑”
  
  ....叶修触电般抽回手指,这个称呼?是从哪来的?“咳..太师啊,你可以叫我叶修”
  
  周泽楷看着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叶修?”
  
  先是点点头,而后叶修突然惊奇的发现,这才跟周太师说上话的第二天他竟然就把自己名字给卖了,有点不对劲啊...
  
  想不明白,他就决定先逃离现场,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往往都是上上之策“太师您先忙哈,我还得跟妈妈告假” 说完先逃为敬
  
  
  ——
  
  
  叶修一连在家修养了一月有余,青鸾苑的妈妈有些难过,少赚了钱不说,每天还得面对周太师那张疑问的脸。
  
  周太师每每往她面前一站,一句话也不说,双眼一闪一闪的,像是在期待什么。每当她告诉周太师今日又没有君莫笑的场合时,周太师就蔫了,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直到这日周太师终于忍不住向青鸾苑的妈妈要了叶修的住址。想要亲自去看看。
  
  叶修住在贫民窟边缘的一个小院落里,周泽楷满眼期待的敲了敲木门。
  
  “吱——”
  良久尘封的大门打开
  “谁啊?”叶秋苦读半日被人打扰很是不爽。
  
  周泽楷见人开门,眼睛锃亮锃亮,只觉眼前人有些不太一样,不过那张脸应该是不会错的!视线移到这人放在门把上的手,眼里从锃亮变成发光!
  “你的手!好了?”
  
  叶秋眯眯眼睛
  “你谁?”
  
  
  
  
  
  
-TBC-

评论(1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