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5)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困...我还是加紧更了一更,字数极少。实属无奈(⁍̥̥̥᷄д⁍̥̥̥᷅ ू )
   
  
  
——以上
  
  
  
  那日清雅茶堂,琵琶声穿堂而过,像极了爱情疾疾,惊掠心头。一个满怀期待,一个一见倾心。
  
  这大概说的就是周泽楷吧。
  
  这几日被帝皇召见,周泽楷在紫禁城小住了几日,说起来周泽楷并不是皇家人。
  
  只是先帝过于喜爱周泽楷,封了他为太子陪读,太子与他一同长大情如亲兄弟,只是在朝百官,侯爵数千,而周泽楷出生也实属不错,先帝没有加封的意思。
  
  待先帝仙去,新帝皇封了周泽楷为帝师,其实就是个挂名,好让他衣食无忧无人叨扰。周泽楷则出宫游历,做起了本家春宫的行当。
  
  帝皇朝物繁忙到头疼便会召周泽楷入宫陪同两日。周泽楷虽然话少,却深得帝王心,特别是和他谈起些寻欢之事。周泽楷见识多,常常给帝皇制作一些精致的画图。
  
  “周卿近日有些心不在焉啊”帝皇欣赏着画,看见周泽楷端着水杯摇晃,视线盯着波波水纹有些放空。
  
  “嗯...没”被拉回现实,周泽楷笑笑否认
  
  “以朕的角度看啊,你是有心仪的姑娘了”帝皇卷起画册,叫手边的太监拿去存放,为自己斟满一杯酒。
  “别否认!你啊,虽然多见但心思却纯净如雪,实践这方面,你不如朕”
  
  周泽楷抬手敬了一杯,小啄一口,脸色通红,不知道是被酒辣的,还是另有原因。
  “我不知道”
  
  帝皇哈哈一笑
  “是何等奇女子?竟将朕卿这样骗走了?想见,想见啊”却看见周泽楷腼腆的摇摇头。
  “怎么?还不舍得给朕瞧?怕朕夺了去?”
  
  “不..不是” 周泽楷想了一下,低下头小声说“嗯...不是女子”
  
  ‘噗——’帝皇瞪大了眼睛,刚入口的温酒喷了出来!“咳咳..咳咳咳” 身边胆小的小太监吓的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周泽楷跟没事人一样坐着,只是脸色红红,有些害羞。
  
  “朕到没想到周卿竟是个断袖,难怪啊难怪。”帝皇呛了好一会才平复下来,断袖实则数少,但以前皇叔兄弟之间总会有一两个男宠,见怪不怪就是了。
  “朕拟道旨意,明日他便是你的人了”
  
  
  周泽楷赶忙摇头“不...不一样” 他说的不出个明白,叶修是青楼身份,他不介意,但对方是叶修,他不想以强迫的方式,让他做任何事。
  
  
  帝皇看了他良久,有些心惊,这模样像是被吃透了。“行吧。朕话就放着,什么时候你要取,这道旨意便给你下”
  
  举手碰杯,周泽楷一饮而尽。
  
  知道周泽楷心思已经不在此,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帝皇挥挥袖摆。 “你回去吧,朕还有奏折要批,就不留你了”
  
  
  
  ——
  
  
  
  叶修回归到了没认识周泽楷之前的日子,若是没有出琴,就在青鸾苑的后面调音,看琴谱。
  
  遥想当年他还是叶家少爷时,与众多同好一起寻音、觅曲,逍遥自在不知有多快乐,他很久没有与好同相聚弹唱一曲。
  
  龟缩在这风月场所,唯独周泽楷那双炽热的眼睛,给到他内心一丝满足。让他心甘情愿为他扶琴。
  
  “少爷”青鸾苑妈妈见叶修发呆走过来想陪他说说话。
  “别...我早就不是少爷了,你这称呼怎么还不改改”叶修回笑
  
  “当初不是你心善救了我,还赏了我口饭吃,我哪还有今天这清闲的好日子?”点起了烟枪问“要不要来点?”
  
  叶修点头,取过那只漂亮烟枪。眯着双眼。猛地吸了一口,再将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个虚渺的烟圈。事后还砸咂嘴,回甘片刻。
  许久不碰烟,只觉有些苦了。想着难得就再吸上两口过过瘾,再次举起烟枪。
  
  “修修?”
  
  “噗—咳咳咳” 才刚抿了一口。叶修被突如其来的呼声吓了一跳,吸进的烟绕住了气管,嗓子一阵发紧,呛到的他涨红着脸,捂着口鼻一个劲的咳,丝缕白烟从手缝中流出。
  
  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站在身后盯着他,视线飘啊飘,显然是在打量他。
  
  “咳咳...太师”叶修起身,强忍着嗓子里的难受。“这么快..咳咳...就回来了?”
  
  “嗯”见叶修顺不过气,赶忙上前拍着他的后背,顺手接过烟抢还给了青鸾苑的妈妈。妈妈见闻接过一乐,悄悄的退了出去。
  
  “少抽,对嗓子不好”
  
  “咳...嗯我知道...咳咳”倒了杯温水喝下,才算是冲散了烟,顺足气嗓子有些发疼,不知怎么竟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不是说要三五日么”
  
  
  “陛下无事”说罢周泽楷扛起叶修的琵琶,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带你去个地方”
  
  “等等,一会要是有曲?”周泽楷总是做些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此时也一样。叶修花了些力气拦住。
  
  “被我拿下了”周泽楷展开笑容,什么叫人面桃花相映红,一笑倾城,今日他叶修算是体会到了,无法拒绝,被人从后门带出来青鸾苑。
  
  
  “周太师说,今日无论开价多高,他都出双倍买下,并且君莫笑今日不公唱”江波涛带话。
  
  
  
  
  ——
  
  
  入秋的天空湛蓝,一尘不染,晶莹透明。周泽楷牵着叶修的手等待在微波碧绿的湖边
  
  湖面一只小船向着他们摇曳而来
  
  “走吧”见船停靠,拉着叶修踩了上去。
  
  举目远眺,一望无际的湖水明亮如镜,微风吹拂着湖面,荡起层层涟漪,叶修有些扭捏的动动被周泽楷紧握的手,发现挣脱不开,有些古怪的慎了眼。
  
  船至湖心,有处凉亭,叶修跳下船,观望四下美景感慨万分。
  “怎么?就带我来看看风景?这些个风景哪有你好看啊”叶修笑眯眯的奉承人,说的却也不为过。
  
  “给你准备了礼物”指了指凉亭,见叶修迫不及待的模样,横跨两步挡了下来。轻俯半身,灼热的气息扑在叶修脸上。
  “要有彩头,才得以见”
  
  
  叶修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色先是一白,随后又涨成极度的徘红。
  “这...算是调戏?”
  
  
  
  
-TBC-

评论(1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