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6)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以上
  
  
  

  
  
  是夜,入秋的空气有些寒冷,见叶修穿的单薄,周泽楷脱下外衣罩在他身上。
  “冷吗?”
  
  “冷不冷你都盖上了,还问呢”叶修好笑。“至少比刚刚暖和多了”
  
  听见叶修这么说,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周泽楷一下放了晴,双眼仿佛比天上的繁星还亮。
  
  “今天谢谢你”叶修笑弯着眼。
  
  周泽楷带他到湖心这个凉亭,凉亭里堆满了有关琵琶的古籍,许许多多他求而不得的东西。甚至还有好多是皇家收录的善本。
  
  叶修瞪目结舌,一头扎了进去。周泽楷也陪他席地而坐,为他熏香温茶,听他试乐调音,温柔的附和。
 
  “给,你要的彩头”叶修五指握拳递了过去,周泽楷先是愣了一下,伸手接住。
  
  一枚温凉的东西入手,那是一个吊坠,一片翠绿的叶子被松脂凝固,边缘磨的圆滑,想必是经常抚摸。周泽楷只觉这个东西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
  
  “我一贫如洗,除了这个,可拿不出别的彩头给你了”叶修见周泽楷发愣以为他是嫌弃那东西,脸有些红。
  
  “不,我喜欢”周泽楷如是说。想必这东西经常被叶修抚玩,只是不知道是否对他重要。很珍惜的收入怀中。
  
  “虽然舍不得,但我得回去了”惋惜的看着眼前的书籍,手指轻轻蹭过,生活迫使他拥有不了这些,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数,他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
  
  “走吧太师”深吸一口气起身拍拍自己,他早已不是那个可以随便说话气人的少爷了。
  
  见太师点头,叶修抱起琵琶,头也不回的往停靠在岸边的小船走去。
  
  
  
  ——
  
  
  “太师!”江波涛敲响门,急迫的拍打透露着焦急。周泽楷皱眉,他在整理着刚送来的琵琶曲复刻本,现下被人打扰,有些生气。回道
  “怎么了?”
  
  “不好了!探报说瞧见一波人去了君莫笑家,带着家伙”江波涛如实报
  
  ‘砰——’
  门被极为凶狠的推开。江波涛震了两下,看来是真的把这尊大佛惹恼了。
  
  “马和人手都准备好了”江波涛知道会有这个局面,提前准备妥当。
  
  周泽楷冷脸点头,衣袖里的双手紧握。翻身上马,他只想快些到叶修身边。
  
  贫民区陷入一片火海,官府出动,整个场面十分混乱,周泽楷破开围观人群,一粒火星溅到马背上,即便是再温顺的马受到惊吓也是飞起前蹄仰声长啸。
  
  周泽楷顺势跳下马,不顾江波涛的阻力,冲了进去。
  火势极其凶猛,周泽楷用袖子捂着口鼻飞快的像叶修那间院落跑去,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他开始慌了,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叶修!”周泽楷不要命的张口喊着,只因烟味实在太大,呛的他声音都转了调。
  
  叶修那间小院就在眼前!身后也传来躁动声,想来是江波涛带人冲了进来。“叶修!叶修!”心急如焚的周泽楷一脚踢开院外被烧焦的栅栏。
  
  周泽楷冲进院内!院落里躺着个人!
  “叶修!修修!!”扑了上去将人抱起,怀中这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
  
  只见叶修怀里紧抱着琵琶。上身的衣服被熏的焦黑,手腕一片青色,满脸是血,周泽楷心惊不已,一把抱起怀中的人和琵琶。
  
  “太师!”江波涛到了,将周泽楷围在中间。
  
  “还有没有人?”周泽楷担心的看了眼正被大火吞没的草屋。他记得叶修说过他有个弟弟。
  
  “小少爷赶考去了”江波涛回。
  
  一剑破开烧化砸下的房梁急声催促“现在赶紧出去吧”
  
  
  
  ——
  
  
  
  “怎么样?”
  周泽楷紧握着叶修的手询问。
  
  只见医师摇头“吸入了太多烟,加上受了的重伤,能做的我已经做了,能不能挺过来,还得看他自己。”
  
  周泽楷垂下眼眸,心口宛若在滴血,搅的他快喘不过气来。叶修身上的伤已经经过了处理,一道道殷红的鞭痕告诉周泽楷他受到的委屈。
  
  “太师”江波涛送出医师回来,鞠礼。“已经派人查了,是远山堂做的”
  
  “远山堂?”周泽楷皱眉“继续查,他们不是主谋”
  
  “已经派人去了。小少爷那边也派好人保护着”
  
  周泽楷点头,手里还是握着叶修。心疼的看着人惨白的脸,咽不下气。“远山堂的当家,抓来”
  
  “是”江波涛抬眼看了一下,抖了两抖,看来这当家没好日子过了。摇摇头,动手前也不知道查查,什么单子都敢接。
  
  “修修...”手指一遍遍擦磨着他的脸,心里宛若被掏空,颤巍着声音“说好的”
  
  说好的每天为我唱曲。
  
  你喜欢的古谱我都为你复刻了。
  
  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求你醒来。
  
  
  
  
  ——
  
  
  这已经是第三日了,叶修还没醒来,周泽楷守在床榻边一步也没离开。
  
  远山堂的当家被下令入了狱,叶修身上的鞭伤以数倍奉还与他。
  
  江波涛看着靠着榻边的周泽楷有些不忍,他自幼跟随长大,从未见过他这么憔悴的样子,整个人都瘦了圈。
  “太师,陛下驾到”
  
  周泽楷回神。嗓子有些卡住了。还没来得及说话,皇帝推门而入。
  “怎么来了?”周泽楷咳了两声才问,他有御旨可不拘礼,平日里为了礼仪他还是会照做两番,现下没有那个心情。
  
  “朕出宫寻访,顺便来看看你,听说你那位心上人受伤了?”
  小皇帝凑上前看了看。第一眼却瞧见周泽楷与他紧握的手,弯起嘴角笑,看来是真心喜欢啊。
  
  “嗯..”周泽楷的鼻音有些浑厚。
  
  “朕帮你派人查了”小皇帝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这人长得一般,并未见得有多吸引人。
  “你且宽心”寒暄交代了两句小皇帝朝物繁忙先行离去。
  
  倒是小皇帝前脚刚走,冲进了一人。
  
  
  
  
  
-TBC-
  
  修修很好!下章不仅能醒!还能开车!!!已经码好了,白天放我羞羞!晚上下班回家贴~最迟11点!耶!
  其实这篇我就是想练习开车过过瘾....毕竟我文笔那么差真不想写剧情...
  
  这下好了!再开几篇车我就能完结啦!
  

评论(2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