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今天的猫,去了哪里?

*有雷点的话,大概就是一直生?(雾
  
  
  
  -来自精油儿提供的毒脑-
  
  
  
 
  大家好,我叫画画
  
  接下来,想跟大家探讨一个问题。


  
  是这样的,大概今年二月,我在街上捡了只橘猫,这猫总喜欢仰着躺在阳光下,瘫如猫饼,尾巴一甩一甩拍打着肚皮,咧着嘴喵呜喵呜直叫。
  
  这不是我第一次见着它,记得上次是它在和隔壁韩妈家的猫打架,硬生生把韩猫薅秃了毛。气的韩妈大骂“谁收了这只野猫!我敬他是个英雄”。
  
  别看这猫肥,打起架来可不输猫。
  
  想起周家美若天仙猫。一时冲动,撸起猫就跑。
  
  毕竟谁不想!当个英雄?
  
  英雄总是多磨多难,自从这猫进了门,家里就没一天安宁过。比如扯破我的窗帘,割花我的沙发,趁我睡觉时用猫屁股蹭我的脸,最为可恨的是,它竟然将粑粑拉进我的电饭锅,并摁下了蒸饭....
  
  这些都不是事,电饭锅可以换,脸可以洗,沙发坏了反正也没有客人。
  
  最重要的这只猫竟然天天搞事!那种事!
  
  
  下面我就要重新介绍一下这只猫,
  
  这猫是我从修理厂旁边抱回来的,所以取名叫修。我姓叶,你也可以叫它叶修。
  
  因为它有两颗蛋!一根肠!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叶修是一只公猫!
  
  叶修性子野,我家标准的单身公寓大概是不够它撒欢,那日下班回来发现西窗的玻璃被砸碎,而修猫不见了踪影。
  
  万念俱灰!大喊我的猫!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泪还没留两天,某月黑风高之夜,修猫回来了。
  
  日子一天天过。修猫开始变得慵懒,不爱闹,肚子却越来越大。压起来硬硬的,可把我急坏。
  
  带着小霸王去就医,晴天霹雳!医生竟然告诉我!修喵有了!是的!它有了!有崽了!足足七只有余!
  
  问医
  “修不是只公猫么?”
  
  医说
  “你相信abo么?”
  
  震惊,原是只不知检点之猫。
  
  接过小霸王回了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两月已过,修喵肚子大的似皮球,分娩期至,欢喜诞生八只小猫。
  
  月子做足,奶猫长大,想必对方猫基因强大,这八只可爱的小奶猫颜值高的不得了,妙啊!
  
  好不容易安排送走八只奶猫。回身一转头。修猫竟然又丢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再流。
  
  可偏偏这次,我撞见了猫片现场
  
  只见修猫的赤色鸳鸯围兜丢在了地下,那只雪白的公猫曲身蹲伏在它的身上,两猫竟在花丛里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
  
  “噢我的楷楷”
  
  惊呼声响起,顺声看去竟是隔壁周妈。
  
  周妈有一美猫闻名,猫种为布偶,一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两只琉璃似的大眼睛扑烁闪耀。白猫极为乖巧,平日里只温顺的趴着。
  
  周妈性急,上前就想将两猫分开,不料修猫惨叫一声,眯起了眼睛。
  
  “配..配上了”周妈叹了口气,无奈的站着。
  
  上前与周妈搭话,才得知这是它两第二次交配。看来修猫的情郎便是这美若天仙的楷楷猫。
  
  接下来的事,又将前几个月重复了一遍。望着新奶猫感叹。
  
  基因果然很重要!
  
  
  修猫又丢了,不过不用在意。常去周妈家的我,日日都能见到他。
  
  这不,楷猫正给它梳毛呢。
  
  修猫和楷猫,区里一对佳话。
  
  
  
  
  事态发展的就是这么快,我西窗的玻璃都懒得换。胶布贴贴即可。送完第三波奶猫。修喵又不见了。
  
  我心平静。抓住区里一人。
  
  问“见我猫修?”
  
  答“又与隔壁周家共春宵”
  
  
  唉!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根香蕉配冬枣。
  



  
  那么一开始的问题来了,这份猫粮,好吃吗?
  
  
  
  -END-

评论(3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