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14)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痛心疾首,面对lof我甘拜下风!乖乖插图!
  
  
  
——以上
  
  
  
  
  
  新科冠军,轮回算是名正言顺的进入了豪强名单。欢庆结束,周泽楷与联盟交接了灵山的所属权。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叶修抱起,笑嘻嘻的回了营地。
  
  “那么多人你不害月喿了?”叶修笑道,平日里的周泽楷是腼腆害羞出了名的。就算拉着他秀恩爱时面对众人的注视他也是忸怩不安,像今日这样还是头一回见。
  
  “高兴”是了,他真是太高兴了!
  
  


  
  
  “嗯...你注意点”叶修偏头躲了去,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亲吻天天有,周泽楷很少像这样把人吻的这么死,让他喘不过气。
  
  “没人看见”周泽楷旭日阳光般的脸凑过来蹭了蹭,突然想起什么,连忙爬起身扶稳叶修。扭捏了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
  “我...是有宝宝了吗”
  
  “噗嗤”叶修给逗笑了。伸手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腹肌笑说“你这可不会有宝宝,宝宝在这呢”说着拉起周泽楷的手放在还很平坦的小腹上。
  
  周泽楷来回抚摸着软软的肚皮,竟红了眼眶。“好小”
  “是啊,才两个月”叶修扶上周泽楷颤抖的手,知道这人激动坏了。 “哎呀,羡慕死这臭小子了,他爸爸又帅又厉害又多金,还把灵山拿下做礼物,他爹爹可要吃醋了”
  
  周泽楷痴痴笑,吧唧亲了口“爹爹瞎说”
  
  “哪儿瞎说了?”
  
  “明明都爱”周泽楷的笑容如和煦,叶修看着心头暖暖的。
  
  抱着人说了许多情话,也没人打扰。周泽楷难得这么爱说话,叶修也陪着他说。等唠到口干,周泽楷才惊醒,他真是从没这么高兴过,如果有,大概是叶修说爱他那次。
  
  “不说话了?”叶修看着脸色开始发红的周泽楷调笑。周泽楷臊的点点头。
  “走吧!才刚拿了冠军,楷皇就跑了,我想你江丞相快忙死了”
  
  周泽楷挠挠发烧的脸,拽着叶修一起去。
  
  果然江波涛在议事的主帐里忙的不可开交,刚拿到灵山的归属权,灵山的开发关闭,各个方面需要人驻守,他们这又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
  
  “看你们轮回有个多不负责的皇帝”叶修一入帐看见这场面。周泽楷面对叶修的说笑也不反驳,拿起手亲了一口投身陷入忙碌中。
  
  叶修得了清闲,窝在角落里,很快就有人忙中偷闲向他递了蔬果。想来是周泽楷交代的。要说制度,他现在身怀皇子,是整个轮回最尊贵的人。
  
  面对一大波的政事周泽楷有些头疼,灵山太大了,这安排不妥当容易引发纠纷。在一处方案上犯了难。
  
  江波涛想了想对周泽楷说“陛下...为何不请教一下帝后?”
  
  周泽楷一愣!对啊...他夫郎曾是连占三届灵山的帝王,对安排事宜肯定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这人又戏弄他!
  
  转头就看见叶修盯着他笑眯眯的样子就知道心眼忒坏了。走上前撅起嘴先狠狠的亲了一口,叶修抱着肚子憋笑。
  “好笑吗?”周泽楷竟然没脸没皮的问他。倒是把叶修给问懵了,看看这人气鼓鼓的样子。赶忙陪笑,
  “不好笑不好笑,我来教你”
  
  有了叶修的加入,一切安排变得顺利,很快各个岗位都布置好了人手。
  “看这里最为重要”叶修指着灵山地图说。
  “这附近的灵气重,魔怪十有八九在这出诞生”
  
  江波涛拿着本子做着记录。
  
  “这里的把手要严格,这一年你们留下些人手在这。收获不少”叶修也没把他们当外人,倾情相授。
  
  虽然叶修嘴上说着要个材料做为他的教学费,但江波涛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将轮回看成了家,望着盈盈的笑颜,不禁感叹楷皇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啊对了,有个地方我想去一下,小周陪我?”叶修合起地图,对周泽楷说。见周泽楷疑惑,解释说
  “在灵山里面”
  
  “好”
  
  
  
  ——
  
  周泽楷与叶修动身,按照叶修的要求,只拿了两件替换的衣物。由于叶修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出发前医师嘱咐尽量不要有太大的运动,周泽楷强制要求走着去。
  
  叶修无奈,那一个月他东奔西走的再大的运动也不是没有做过。期间还有几场让他觉得快要死过去的运动罪魁祸手还不是他周泽楷本人?现在还担心这个是不是有些晚...
  
  不过踱步在灵山丛林里也不失为一种享受。草地湿滑滑的,踩一脚能挤出水来,叶修竟玩出了乐趣。
  
  “我倒是很感激这灵山”叶修如是说。周泽楷有些不明。 “当初若不是你在这,嘭的一下射穿那只蛛,我就错过这么好的乾元了”叶修说。
  
  周泽楷脸微微红,他也是那次才得知叶修是个坤泽,特别是还在发情期的坤泽。叶修瞧见凑了过来。
  “小周你可真能忍,说起来我当时还在fa情期呢”
  “唉,你现在怎么没有当初的忍耐度呢?你变了”
  
  
  “当初,不是我的”周泽楷听了笑嘻嘻,搂着叶修“现在是。”
  拿胳膊肘顶了两下嗤笑“从哪学的这些花言巧语?”
  
  “烟雨帝”
  
  “....你离她们远点”
  
  
  
  两人走了将近半天,等天有些灰蒙的时候叶修忍不住了,再这么走下去,怕是明天早上都到不了,软磨硬泡半天周泽楷竟然死咬着医师的话。就是不肯让他调动内核。越说还越不好意思了,眼神飘啊飘。
  
  叶修扯嘴干笑了两声,他现在可是了解透了周泽楷,这人眼神一变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想干什么。无奈,对着周泽楷张开手,用命令的口吻“抱我去!”
  
  果然眼神一亮。二话不说抱起叶修,调动能量飞奔而去。看着树荫刮过,这感受正如那日周泽楷抱着他逃亡的样子。
  
  “叶修”轻轻唤回叶修思绪,他们到了,灵山正中的这片湖。
  
  本该湛蓝的湖水在夜晚下竟然变成墨绿色。薄薄的青雾浮在湖面上,月光的照射下平静朦胧。
  
  叶修从周泽楷怀里跳下来,伸手捞了一把水,周泽楷来不及阻止他有些心惊。
  “不碍事”叶修拍拍他的手。周泽楷皱眉,叶修到现在还没告诉他来这做什么,他入联盟入的晚,当年联盟的初始那场大战,就是围绕灵山中心湖里那只魔怪展开的。
  
  “嘉世驱逐我还有一点,是他们发现了我没杀它”叶修说。
  周泽楷愣住了,没杀它?
  “当年抓住了我是功臣,老冯上一位联盟主席让我私下解决,我给它放了”叶修微笑着解释。“联盟哪能懂,这大家伙可是宝”
  
  “宝?”
  
  “那可不,他一年能产好几个深腐之灰”叶修手在周泽楷身上搓搓。“我看着肉疼,与它商定每年分我几块,我就放了它”
  
  “反扑?”周泽楷担忧
  
  “不会的,我拿了它内丹,它敢不乖我就捏爆它”叶修乐呵呵“哥现在可是把这么好的宝贝跟你分享了,感不感动?”
  
  “修修最好”
  
  深腐之灰可是稀有材料,原以为只有杀^戮才能有概率掉落,没想叶修竟然饲养!
  
  “我每年都会潜入进来取几块走,不想有一次被刘皓撞见了,虽然他不知道我去做了什么。但以这个名义联合多人,逼我供出”叶修深吸口气对周泽楷说,明明他待嘉世不薄。最后得到的竟是这样的回报。
  
  “那年内乱便是因为这个,还好有你。”想到这叶修环住了周泽楷。“若不是你,我大概不死也残了。” 
  那日明明那么危险,他被逼无奈才逃入灵山,身受重伤,却在清醒时见到了周泽楷。
  
  “还好,我去寻了你”周泽楷回抱。
  
  话刚说到这,墨绿的水泛起层层涟漪,咕噜的气泡声越来越密。
  
  “哟,老伙计,来的挺快。”叶修笑道
  
  只见水面立起一颗巨大的头颅,唔唔的低语呢喃。“扑通”两声吐出两粒墨色珠子。
  
  “谢啦!”叶修伸手拿起。说是珠子,这大的简直就是两颗球。这魔怪鼻尖嗅嗅,好像发现了什么。前腿一抬,竟然半身爬了出来。
  
  周泽楷拉过叶修护在身后,手已经附上了荒火。
  
  叶修抓住他的小臂示意他别激动,只见魔怪再次动动鼻尖,对着叶修嗷呜了两声,噗噗又吐了两颗珠子。前蹄激动似的一直踩踏着。叶修茫然,再度捡起那两颗圆珠。道了声谢。
  
  此时魔怪已经全部爬了出来,浑身鳞片覆满水光,抖了两下,向前方爬去。还时不时转头低语,像似要叶修跟上。
  
  “走吧小周,跟去看看”
  
  
  在灵山绕了好一会,停在一个极小的洞口前,那魔怪嗷嗷叫了几声,示意他们两进去,叶修想也没想钻了进去。
  
  洞里一片亮堂,钟乳石千姿百态。一汪乳白色的泉池浮现在眼前。古怪的看看洞口,没了沼泽的气息,想必那只魔怪已经离开了。
  
  “这次....真捡了宝”叶修与周泽楷四目相对。“大概是托了这只的福”叶修摸摸肚子说。
  “就在我要处理他的时候才发现,它是只有了崽的魔兽,要不,以他的敏^感度恐怕没那么好抓”
  
  “所以修修放了它?”周泽楷问
  
  叶修点头,“忍不下心,况且它主动吐出内丹,看,回报来了,这下可有福了。”指指那汪泉水。
  
  那汪白乳在强体届可是神话,要知道当年韩文清放出的高价才收到那么两瓶。现在可是整整一汪!叶修感叹简直开了挂。
  
  催促周泽楷退去衣服赶紧下去。却看见周泽楷有些麦色的皮肤浸入泉中,乳白色的泉水挂在胸口,自己站上在泉边有些发愣。
  
  这个情况,怎么有些不太对啊?
  
  
  
  
  ∠( :3 」∠)_
小剧场:
  
  问:乳白,温泉,luo男。上与不上?
  
  
  叶修“不上”
  
  周泽楷“嗯...要上的”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24)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