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18)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妈耶?这竟然写了一章...我还想处决一下那啥莫儿呢... 
  
流水账画果然不是盖的...
  
  
——以上
  
  
  
  
  
  
  叶修躺在地面上紧抱着小腹,剧烈的疼痛使他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打湿他的发。
  
  ‘不…不可以的..’
  
  ‘我明明答应小周…要好好保护孩子…’
  
  疼痛感刺激着叶修的神经,肚子像是被万根灼热的利刀刺着,一股股绞心的疼痛遍布全身,疼…只有疼…疼到麻木…
  
  这些刺客手举着的武器哐当一声落地,吓的他们扑坐在地上。叶秋少爷从小就接受训练,虽然没有战斗方面的天赋,但装备上绝对是整个大陆最顶尖的。今天少爷却一下都没有拿出武器,要知道没有武器的连接,内核的能量是发挥不出来多少。
  
  莫儿惊呼,玉手k紧捂住嘴,看着叶修在地面抽搐,挣扎想要站起来,脸部摩擦着泥土,口鼻流出的鲜血染红了一片。
  
  这不是她想的那样…那一拳……明明叶秋只要抽剑一档,就能躲过,她在趁乱将自己划伤…她只是想试探一下等她受了伤叶秋是否会心疼她..会在乎她...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少爷!少爷!”
  护卫队的人总算是赶到,将现场的人团团围住。领队扑腾一下爬到叶修身边,少爷受伤他们护卫队脱不了责任。
  
  “咳....求你....找医师救救孩子”
  说话间叶修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孩...孩子?”护卫队队长有些不明所以。
  
  “我....咳咳..叶修”叶修疼的五官都错了位,呲牙咧嘴的模样,他不怕疼…疼痛而已…他不是没有受伤过。他只是害怕…害怕这个孩子会离开他。
  
  护卫队长低头一看,只见叶修肚子上的衣布焦黑褴褛。露出了里面的白肚,白肚已经一片殷红到发紫,早就血肉模糊。叶修少爷是个有了身孕的坤泽,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护卫队长心惊,全身打起了寒战。几乎用撕扯的声音吩咐命令。
  
  现场一片慌乱,所有人包括莫儿都被控制住带去休息厅,等着当家人来判决。而叶修被抬回叶家院,叶修疼的几近昏厥,最后一丝恐惧的心理吊着他的意识。下身已经感觉有温热的东西流出,叶修合上双眼哭的无声无息。
  
  
  
  ——
  
  
  
  
  老爷子喝口茶,周泽楷迟迟没有落子,不禁抬头一看。见周泽楷盯着棋盘有些发呆,眼神涣散,老爷子关心问“怎么?”
  
  “…没事…”被惊醒的周泽楷眉间微皱,不知怎么,总有丝不安的情绪堵着胸口有些发闷。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侍卫几乎是跌撞着冲了进来,没有丝毫礼仪,扑通一下跪下老爷子脚下,浑身发抖。“不好了老爷!大少爷他…大少爷刚才和莫儿小姐去了集市遭遇刺客,大少爷腹部受伤…现在…现在正在急诊!”
  
  
  “嗙—哗啦啦—”
  只听东西应声落地,茶杯砸的粉碎,伴随着棋子的落地声,触目周泽楷瞪着眼睛刷一下站起身。老爷子怒拍桌子,刚想说话,却见周泽楷下榻趔趄一下,随后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
  
  老爷子怒了,但现下还不知情况,沉声吩咐严刑拷打,定要叫那几名刺客吐出缘由。深吸两口气起身跟了出去。
  
  周泽楷赶到时叶修阿娘在门口哭的泪如倾盆,叶秋本在进阶部打点,闻讯赶了回来,正忙着安慰阿娘,衣服都有些凌乱了,想来也是心急如焚。
  
  一盆盆清水送进去,待出来时赫然变成一盆血水,看的人触目心惊。
  
  “楷楷”阿娘迎了上去,周泽楷如百爪挠心,阿娘拍拍他的手,放任他冲进了房间。
  
  见人躺在床榻上,禁闭双眼眉头紧簇着。腹部的衣服被剪开,医师正在帮他擦去血水,周泽楷吞咽一口唾沫,眼珠瞪的老大...中午起床的叶修还对着他笑呵呵,为什么他一会儿没在身边...人就变成这样了?
  
  叶修意识有些混沌,浑浑噩噩间闻到熟悉依恋的味道,睫毛颤抖两下却没能睁开眼,只能哑着嗓子喊
  “周....周.....”
  
  听见叶修嘶哑的呼唤声,周泽楷扑去,握起那指尖发白的手覆在脸上。“叶修我在,我在”
  
  “嗯…”叶修忍着疼痛,颤抖着干裂的唇轻轻的说“对不起…我没能…乖乖听话”
  
  “不…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声音颤抖,泪控制不住的从眼睑流出。
  
  侧身进来的阿娘瞧见这个画面,哇地一声扑进叶秋怀里。医师擦拭完血水涂了药,挥去汗水,屋里挤满了人,除了哭声没有额外的杂音。
  
  医师松了口气,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不碍事,因为没有能量护住身体所以皮外伤比较严重而已,震了脾胃,才会如此疼痛呕血,过段时日自会恢复”
  
  周泽楷抖着手为叶修擦去汗水。此时对他来说,听到叶修没事,就是最好的结果。而叶修却睁开双眼丝毫不顾阻拦手撑起半身,“孩...”
  
  “少爷放心,无碍”医师率先开口,稳住众人的心,门外的叶老爷子长出一口气,身边的侍卫似乎在他的表情里瞧见了一丝笑意。
  
  叶修听闻眼里如云开雾散,变得清明起来。想不到宝宝竟如此争气。医师反到疑惑起“不知少爷是否用过白玉乳?”
  
  周泽楷一愣,扶下叶修帮他盖上被子,被子的重量压到伤口叶修倒吸两口气。“嗯之前..遇到一池” 得之孩子无碍叶修心情好了起来,被口残的周泽楷说笑了。
  
  “嗯...运气比较好…在灵山…发现一池白玉…”叶修用虚弱的声音解释道“我和小周…一起吸收了”
  
  医师满脸的不可思议,要知道市面上的白玉乳液,一瓶可是天价,那么一池...他想都不敢想“难怪啊难怪。”
  
  “少爷吸收的白玉,按理该覆盖全身器官,可能因为孩子的缘故,现在全部都依附在生殖巢上,所以,孩子被保护的很好,这次撞击,仅仅撞毁一层薄膜。”
  
  “这么说?哥白吸收?一点好处都没有?这娃也太霸道了”叶修惊讶的连疼痛感都抛之脑后。
  
  医师摇头,能吸收一池的白玉液本身就前所未闻,吸收后的事,就更不得而知。“所以还请大少爷放心,他们两个小小少爷好的不得了”
  
  “他们?”周泽楷抓住重点。
  
  “两个?”娘亲惊呼。
  
  医师惊,随后哈哈笑了两声,拘礼“那可要恭喜老爷夫人和大少爷了。”
  
  周泽楷满脸愁容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瞬间化开,脸颊浮起两瓣红晕,与叶修四目相对,从对方眼中都看到满满的喜悦。
  
  “修修”周泽楷满怀感激,跪坐在塌前,栖身亲了一口。浑然不顾四周还有他人的存在。
  
  娘亲瞧见也乐了,人没事就比什么都好,吩咐其余人退出去,留下空间给这对刚经历切肤之痛的小两口。
  
  周泽楷每喊一声就要亲上一口,叶修被他这举动逗的慌“好了好了。”
  
  周泽楷再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叶修的发际,满含的情绪通过还颤抖的指尖传递。
  
  太好了,你和宝宝都没有事。如果你出了意外…我该怎么办才好。
  
  “行了啊…你别瞎想…嘶…是我不好”捏捏周泽楷的手示意他安心。“想想哥可被吓的不轻,谁知道是白玉破了层膜漏了…哥还以为是那两臭小子流出来了”
  
  周泽楷被叶修调侃的话给逗笑,眼眸一闭,再度睁开时满眼坚定“以后,再不许你离开我身边”
  
  “好啊,那你好好保护哥”
  
  “嗯,还有崽”
  
  
  
  
  
  ——
  
  
  
  
  叶家的刑部开了刑,13位刺客被分开拷打。
  
  刑部正殿莫儿坐如针毡,她惹祸了,实打实的祸事,作为楼家三女,既不顶尖也不受宠,倘若这些侍卫中一人守不住口,被揭发的她必将被楼家抛弃。因为楼家,惹不起叶家。
  
  她浑身发抖,只能祈祷。
  
  “叶老请”刑部总管亲迎,叶老爷子沉着脸,他的孙儿无碍,是不幸中之大幸,但他绝不会放过肇事之人。
  
  “莫儿”叶老爷子呼声,莫儿颤巍起身福礼。“吓着了?”
  
  泪水啪嗒啪嗒如豆子般掉下,莫儿抿着嘴不敢说话。老爷子叹气,看来是吓的不轻。
  
  老爷子端坐用着茶水等待消息,莫儿度日如年,额间的细汗顺着发鬓滚落。
  
  “叶老”良久,刑部总管拿了一叠纸走出来“刑用完,所有人签了死契,说此时无主谋,只是他们痛恨叶秋少爷想给个教训,认错人了。”
  
  “哼!好一个认错人!”这一认错人,差点叫他丢了孙儿,老爷子怒,征战商场多年汇集来的气势一下震出,吓的刑部总管拘礼不敢动弹。
  
  莫儿在一旁听闻消息悬在心里的石头落下,暗自庆幸。紧捏的手也松开,咽咽唾沫深吸几口气。
  
  老爷子视线转动,将所有看进眼里。谁知莫儿竟神色一变,霎那间哭的梨花带雨,嘴里呢喃着害怕。“都怪莫儿不好,如果不是莫儿,叶修哥哥也不会受伤”
  
  
  老爷子眉头一皱。越发显露怒意。
  
  
  见老爷子不说话,莫儿扑通跪在地上,覆手掩面,哭的一抽一抽的。
  
  “莫儿改日定亲自向叶修哥哥道歉”
  
  
  
  
  
  ∠( :3 」∠)_
小剧场:
  
  叶修“昨天我被人揍了,差点丢了崽子”

  周泽楷“谁写的?”
 
  叶修“画画”
  
  周泽楷“赐死吧”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75)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