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19)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画画上班去了...还吞的话只能晚上下班补辣.
  
——以上  
  
  
  
  
  
  面对莫儿的梨花带雨,老爷子眉头紧簇无动于衷。商场这么多年能把叶家做的这样大,他的观察分析能力又怎么会差?
  
  莫儿不对劲。这是老爷子的直觉。
  
  “是你叫叶修出门?”老爷子沉声问
  
  “莫儿想逛集市...想要叶..哥哥陪同”
  
  “嗯……”老爷子鼻音很重,显然是在思考,莫儿一抖,她好像暴露了什么
  
  “莫儿开始以为是叶秋哥哥,可叶修哥哥走路颠簸,时不时搓揉一下肚子,莫儿才有所发觉,莫儿想带修哥哥去前头善药局休息,不想遭遇了刺客”莫儿急声解释。
  
  “叶修哥哥人好,一直在保护莫儿,都是莫儿的错…呜…” 莫儿泪声俱下,好似天大的委屈。
 
  老爷子眼神微眯,莫儿说的没错,叶修因为孕吐反应的折磨总会有个摸肚子的习惯。但这个莫儿...
  
  老爷子起身,并未回应莫儿,轻哼一声交代刑部总管处决那十三名刺客,拂袖而去。
  
  见状莫儿抹去泪水,腿软的坐在地上直喘粗气,她算是躲过了一截。
  
  
  
  ——
  
  
  
  叶修这一修养还不知道要多少时日,一周过去了每次换药周泽楷都触目惊心,原本白皙的肚皮现在一片狰狞。
  
  “嘶…嘶…”依旧是换药时间,叶修躺在床上抽着气儿,现在开始慢慢结痂,叶修又痒又疼。看着医师换药大骂“这两该死的小混蛋,也不知道给他爹爹留点能量,疼死我了!看他们两个出来我不抽死他们”
  
  “舍不得”周泽楷拿着干毛巾给他擦汗,被他握着的手有些发白,手掌心传来的跳动传递叶修的痛楚。
  
  等换完药叶修像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湿答答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除去痛感,这种感觉像极了被周泽楷狠干一夜。
  
  叶修这几天听话的很,再过些日子他就要显怀了,再不把伤养好,怕突起的肚子会将伤口撕裂。
  
  “楷楷~带我出去晒晒太阳吧?我都快发霉了”看着正帮他拿干净衣裳的周泽楷语气哀求。
  
  听见叶修叫他楷楷就知人在撒娇,周泽楷浅浅一笑,若不随他心意,能听见更好听的,顾而不理。
  



  图都站不住qwq只能外链了...



  “慢些”周泽楷赶紧出来给人批上外套。虽说是四月里的天气,可叶家靠海,空气还是微凉微凉的,
  
  “哥又不是腿受伤了,怕什么”得了解放就变了态度,一副你管也管不住我的模样。
  
  “叶修哥哥”
  
  没等周泽楷开口,身前插进一人,那人微微欠身,双手拎着一篮东西。
  
  “哟,是莫儿”
  
  “是的叶修哥哥,莫儿本来应该早些来看哥哥,可莫儿在给哥哥做纸莲祈福给耽搁了。都是莫儿的错,害哥哥受了伤。”说着还将手里的篮子递上。
  
  叶修接过,瞅了两样。
  
  叠纸莲是最伤手的活,瞧眼前这人,青葱般的指甲却一点也没损坏,再加上纸莲糊的方式都不相同。这个莫儿,有些口不对心啊。
  
  礼貌性的笑笑“不怪你”
  
  “叶修哥哥不怪莫儿那真是太好了”莫儿满脸的高兴。随后望见什么竟是双眼一亮。
  
  叶修回望,只见叶秋面向着走来“哥,好些了吗?”
  
  “开始结痂了,放心吧,你哥夫进阶的事什么时候做?”
  
  “就是来跟你说这事,我都安排好了,明天开始”叶秋最近发现,周泽楷的眼里似乎除了叶修容不下任何人。就像现在,讨论的明明的是他的话题,他还是依旧给叶修穿外衣拢头发,接过藤编篮勾在手腕,漠不关心的模样十足像个侍从。 这让他对周泽楷满意的不行,实在是真的宠爱。
  
  “叶秋哥哥!”叶秋被突然抱住,有些惊慌,看清来人眉头一皱。
  
  前日里他被老爷子召唤进书房谈事,老爷子若有若无提了很多,关于叶修被刺杀这件事,疑点太多。而关于莫儿,他太了解了。
  
  面无表情的将人推开。“我有话跟你谈谈,跟我来”
  
  叶修瞧着远去的两人抱臂问“你说,叶秋会喜欢那个莫儿么?”
  
  “不会”周泽楷肯定
  
  “为什么?”
  
  周泽楷摇头“不喜欢”
  
  周泽楷的回答很奇怪,但叶修一片了然,果然,并不是他有偏见。
  
  
  
  ——
  
  
  
  “叶秋哥哥”
  
  “叶秋哥哥去哪儿?走慢些,莫儿跟不上了”
  
  这是叶家后山,一片空旷,莫儿越走心越慌。
  
  叶秋停下黑着脸,转身抡起手就扇了莫儿一巴掌。
  
  “啪!”这一掌用足了力,声响震彻山谷。
  
  莫儿被掀坐在地上,一脸的不可置信。“秋....秋哥哥?”
  
  “这一巴掌,替我哥还你的” 叶秋侧目,满眼怒气。
  
  “为..为什么...?莫儿不是有意的!莫儿跟修哥哥道歉了,莫儿......” 
  
  “够了!”叶秋打断“是要我把话说白?你们家的侍卫忠贞嘴严,但是你别忘了还有卖身契,老爷子想要查,你们楼家大少爷岂会不给?”
  
  “那也不是我命令的!他们..他们说不定恨你!”
  
  “恨我?我有什么可恨的?”
  
  “我...我怎么知道...”
  
  叶秋眯了眯眼,随即蹲在莫儿身前“你好像喜欢我?”
  
  叶秋炙热的气息喷在脸上,莫儿睁大了眼睛,叶秋那像秋日的天空一样明澈的眼睛紧盯着她,长长的睫毛微翘,莫儿吞咽,结结巴巴的
  “喜…喜欢…”
  
  “那你为什么叫他们杀我?”说着叶秋苦着脸再一次靠近一点,这次甚至蹭到了她的鼻尖。
  
  “不!不是的…我没叫他们杀你!没有!我只是想制造点混乱!我!.....”莫儿急声辩解。
  
  闻言,叶秋冷了眼,想要将她灵魂剥夺一般。深深的看了她眼,起身拍拍衣袖。
  
  只见莫儿眼瞳越张越大,随后像泄气的球,跪坐在地上双眼失了焦。
  
  “你好自为之” 叶秋瞥了她一眼,对伤害他哥哥差点害他丢了侄儿的人,他不处决了她,已是最大的仁慈。
  
  老爷子说,所有的事情他已经告知楼家少爷,剩下的,由他们处理便可。
  
  
  
  ——
  
  
  
  叶修靠在躺椅上晒着太阳哼着曲。关榕飞为他送来了千机伞升级的研究资料,逍遥自在的感觉贼好。
  
  周泽楷剥了颗荔枝塞叶修嘴里。
  
  “嗯,好吃,再来一颗”
  
  “上火”周泽楷摇摇头,将那盘荔枝推了推。
  
  叶修抿嘴,周泽楷现在可是个好学宝宝,管的可宽了,连他今日便秘,他竟召来医师讨论了一个时辰,刚才放人回去。烦的他伸手挠了一下周泽楷。
  
  “哥” 
  
  “嗯!怎么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秋少爷”
  
  “今天楼家少爷来接他妹妹”叶秋拉了把椅子与叶修面对面而坐,剥起荔枝。
  
  “哦,就那个莫儿啊” 叶修举起报告书,准备眼不见为净,可看不见不代表听不到,叶秋不知是故意气他还是怎么,竟然吃的啧啧响。
  
  “这可是你一个好机会,别怪弟弟我没提醒你”
  
  “哦?什么机会?” 叶修踢了一脚周泽楷,用眼神示意他将那盘荔枝端走,周泽楷茫然,用真挚的双眼告诉叶修,他不懂。
  
  “楼家大少爷虽然继承了祖家本行,但他是个实打实的战斗迷,据说你是他偶像呢” 瞥了眼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叶秋换了位置继续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楼家祖业应该是材料”
  
  “正是”
  
  叶修弯起嘴角“这倒是个不错的事”
  
  说着,伸手抢过了那盘荔枝!
  
  
  
  
  
  ∠( :3 」∠)_
小剧场:
  

  周泽楷焦急问“怎么了?”
  
  叶修“心律不齐”
  
  周泽楷“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修“见你的时候”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43)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