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1)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笑岔气!简单粗暴的剧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以上
  
  
  
  阵阵清风徐徐吹来,叶修躺在马车里,他现在极度的贪睡,一天有半数的时间都在睡觉,周泽楷也陪着他,睡不着就盯着叶修看,长期窝着不运动,叶修开始胖了,脸上肉肉的叫人想咬一口。
  
  “又盯着哥看?”叶修闭着眼翻了个身与周泽楷面对面。启程时周泽楷将马车内部垫足了被子,直接改成一张大床,叶修骨头软,这样能让他舒服些。
  
  “嗯,好看”
  
  “我们启程又晚了两天,你寄信回去了么?” 由于关榕飞在塑造千机伞的关键时期,叶修他们耽搁了几日。
  
  “嗯,给江” 周泽楷拉拉被子,把叶修的微凉的手藏了进去。
  
  “你真不去?” 叶修认真的问,毕竟是狩猎季,周泽楷若去的话能多一份保险。
  
  “陪你” 出了这么件事他哪能放下心留叶修独自一人,说起来也不是每个国家的帝皇都会出动,相比之下他还是安心守着叶修好。
  
  “随你吧,有老魏和小江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
  

  楷皇回国回的悄无声息,带着叶修从小路钻进了轮回宫,一个月过去了,人们还沉浸在夺冠的喜悦中,成片成片的欢声笑语透着宫墙都能听见。
  
  “老叶,你总算回来了” 见周泽楷抱着叶修落到花园亭院内,方锐高声。
  
  “回来给你们找到点事做,省的你们闲的在这嗑瓜子” 叶修拍拍屁股大大咧咧的寻了处位置坐下。
  
  周泽楷俯身在他脸侧亲了一口,起身去议政厅,不在轮回一个月,得听江波涛的报告。好些大事需要他做决断。
  
  “叶修!你竟然是叶家大少爷?” 陈果不可思议,她‘捡’到叶修的时候这人落魄的样子,谁能想到是第一家族的大少爷?
  
  “嘿,哥没说过吗?” 装傻充愣是他的强项。
  
  “你也太不要脸了?一个大少爷去贫民窟凑什么热闹?”
  
  “苏妹子也是,知道还不告诉我们”
  
  “就是就是”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凑热闹” 叶修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唐柔。“行了你们,我要不是有苦衷,早就回去当我的大少爷。”
  
  众人默。
  
  “小江都跟你们说了吧?”
  
  “嗯,都收拾好了,你不方便去是吧?” 陈果指指叶修的小肚。“还没恭喜你呢!”
  
  叶修摸摸肚子,情绪突然有些低沉“到是要拖累大家一段时间了”
  
  “你可别这么说!孩子最重要,再说我们现在还穷得很,先不说装备问题,连人数都没凑齐呢。”
  
  “对对对,咱什么时候打回去不成?”方锐急声说。
  
  “老大要好好生小老大啊!谁敢造次我一搬砖拍死他”
  
  “你搞的好像咱没了你什么都做不了似的”魏琛白了他一眼
  
  “嘿,既然大家都有这个觉悟,那么,这次的狩猎会,给我拿个第一吧” 叶修呲牙一笑,“哦对了,顺便骗个奶妈回来哈”
  
  “...”
  
  “...”
  
  “我是不是昨天吃多了撑着?竟然会安慰你”
  
 
  
  ——
  
  
  
  三个半月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清晨换衣服叶修总觉得不可思议,和下垂的小肚腩不同,更像是吃饱的,十分圆润。
  
  周泽楷洗漱出来看见叶修坐在床沿摸着肚皮,肚子上的痂已经开始掉了,长出的新皮粉嫩粉嫩,配合微挺的肚子,有些可爱。
  
  “别着凉” 周泽楷伸手帮叶修穿好衣服,触碰到滑嫩的肌肤不自觉抖抖。
  
  “他们出发了?” 叶修问
  
  昨夜为他们举办了送行酒,聊的嗨,趁着周泽楷中途离开,第一次出征的众人纷纷对着起哄,叶修为鼓舞士气无奈之下只得梢梢抿了口酒,谁知一杯倒的叶修怀了孕后竟然变成一滴倒。扑通一声扑倒在酒桌上,把众人给吓的不轻。
  
  “嗯,一早就走了” 周泽楷撅嘴,这些人躲他还来不及呢。
  
  “走了耳根子清静” 穿戴整齐叶修起身,推开窗,猛吸一口清晨的空气,现在千机伞有关榕飞,魏琛他们也跟着楼家狩猎去了,就他清闲自在。好在周泽楷留下陪他。“没有叶秋在耳边咋咋唬唬突然有些不太习惯,不能跑不能跳的,这日子太无聊了”
  
  “不无聊,下午约了课”周泽楷说
  
  “课?什么课?” 叶修疑
  
  “孕...孕期瑜伽...”
  
  “不去!” 叶修惊呆了,竟然要他去练瑜伽,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修修软,不疼” 和叶修为爱鼓掌的时候,什么姿势都能摆,一定可以的!想想周泽楷脸竟然红了起来。
  
  “你又听娘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了是吧?哥不去!”
  
  “对身体好” 周泽楷不轻言放弃
  
  “不去,再提休夫”
  
  “... ....”
  
  修修不去,真是太可惜了。
  
  
  ——
  
  
  不练瑜伽,周泽楷给叶修找了别的事做,那就是整理书阁,这事叶修喜欢,可以随意翻阅技能书和典籍,有关于绝版的散人技巧看到了不少,只是千机伞空前绝世。果然还是得靠自己摸索。
  
  于是叶修喊来关榕飞,两人扎在书阁生了根,要不是关榕飞是个中庸,估计醋皇楷早就要把人宰了八百遍。
  
  楷皇锻炼回来批着折子,他早已把批折的地点改在书阁,这样一抬头就能看见叶修。安安稳稳的一个月就这么过去。前方狩猎季的战报还算不错,兴欣方面的磨合越来越高,魏琛带着新人大杀四方。
  
  “修...修修” 周泽楷抬头看着扎在书堆里的叶修,明明叫他来的意义是整理,现在反而越来越乱。
  
  “嗯?怎么了” 叶修低头记录着想到的方案,顺势抬头舒缓一下颈肩,对上周泽楷愁绪冥冥的双眼。
  
  愣了一下,叶修爬起身上前,自己太长时间没理这小皇帝让他难过了?拉过他的手顺势坐进他的怀里。“我就看了会书,有耗子咬你了?愁成这样”
  
  周泽楷摇摇头没有说话递上奏折,叶修接过。“哦?蓝雨派出了黄少天和他的徒弟?黄少天什么时候有个徒弟了?”
  
  周泽楷摇头,奏折上所说有个年龄很小的剑客随黄少天出征,实力不容小觑。
  
  “霸图张新杰”看到一半,叶修皱起了眉头“林敬言?”
  
  “昨天...加入了霸图”
  
  “去收拾东西吧,这个形势你不去,这次狩猎会可能会黄,顺便看看蓝雨霸图想要搞什么名堂”叶修脸色凝重。“我也去”
  
  “不行” 不行,那里乱,不安全!周泽楷搂紧已经明显突起的肚子,撅嘴蹭蹭。
  
  “我又不上场,陪你一块去,张新杰不好对付,万一老韩来了呢?还给你们一些战术支援”
  
  周泽楷沉思 “不许动手”
  
  “好好好快去准备吧,晚一天少好多材料呢” 叶修催促。
  
  
  
  ——
  
  
  狩猎场在灵山的后头,那不属于灵山范围内,在五月到七月的时间段里这里的地质受影响,这里会孕育出大量魔怪。
  
  “陛下”江波涛迎了上来,霸图张丞相带队打的他们措手不及。
  
  “张新杰还在?”叶修跳下马车就问。
 
  “在,坚守半个月了”
  
  叶修点点头,接过周泽楷递来的外披穿上“看来霸图需要货啊”
  
  “老叶老叶,你总算来了,快点的!和张新杰玩战术老夫不够看啊” 人未到声先到,一天便知道是魏琛。“哇,你肚子充了气这是?这么大了”
  
  叶修摸摸肚子,可能是因为两个宝宝的缘故,这一个月大的格外快。“和张新杰打怎么样?刺激吧”
  
  魏琛摆摆手,一脸苦瓜样,显然被玩的不轻,自己那点下限,在心脏面前果然不算什么。
  
  “报——北边36新繁衍一只”
  
  “走!”江波涛速度极快,带着队就冲了出去,魏琛招呼人随后跟上。
  
  “小周我们去那”叶修指指前方的矮山,他需要观望一下全局,想来明年的赛场将有很大的变化。
  
  叶修看的仔细,混战中看见他老伙计却邪的身影。有些触动。前段时间递的奏折来报,结算灵山战役的积分,嘉世出局,掉出了争霸赛的资格名额。
  
  随后嘉世宣布下个赛季带队参加挑战赛,叶修得知的时候并不意外,嘉世久居豪强,自然不舍放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都得等肚子里这两只安生后才能精打细算。
  
  “陶轩总算是坐不住了” 叶修说“刘皓换肖时钦,呵呵好决断”
  
  周泽楷点头。突然一股凛冽的力量穿来,周泽楷眉头紧锁,抽出荒火枪柄直直对上,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叶修后退两步,张开千机伞变枪形态,格林机枪直接打了出去。
  
  “咦?”来者稚嫩的声音响起,踏空翻出两个位面。“哇!是周泽楷”
  
  只见周泽楷已是一副战斗形态挡在叶修面前,没理会眼前人,怒声呵斥。“收回去!”
  
  叶修悻悻一笑,默默的收回了千机伞,千机伞是他瞒着周泽楷偷偷带来的,没想到才到的第一天,就暴露了,还是他自己亲手掏出来的,要完。
  
  “哇!不理我!看剑!”那人动作很快,一瞬间就冲了过来,周泽楷气场骤升,强烈的乾元味道一瞬间布满半边天,显然是生气了。
  
  叶修视线跃过周泽楷,只见持剑的竟是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诧异之时听见熟悉的吼声。
  
  “瀚文住手!”
  
 
  
  
  
  
  ∠( :3 」∠)_
小剧场:
  
 
  周泽楷“哦”
  
  叶修“否”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64)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