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3)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那种打来打去的场面我只会,嗯某某速度越来越快,嗯画面一度绚烂。???词库贫瘠的我。扎铁唠。
  
  
——以上
  
  
    
  
  
  “叶秋的信,果然如我所料”叶修躺在床上看着信对周泽楷说,从那天过后周泽楷寸步不离的跟着叶修,无奈,少了个这么强力的打手,实在不好对付张新杰。
  
  于是叶修选择从张新杰的软肋下手,张新杰是出了名的严谨,生活作息极其规律,夜晚绝不会出现。这下可苦了兴欣轮回这些人,只能熬夜打怪。
  “霸图在为林敬言重新打造一套装备,一夜八荒,好名字”
  
  “霸图…” 周泽楷搂着叶修,手掌一下一下抚摸他圆鼓鼓的肚皮。
  
  “下个争夺赛,霸图不好对付,你要小心点”
  
  “好。” 周泽楷说 “睡吧” 这几天忙着排兵布阵,叶修几乎没睡一天好觉,作为孕夫这样对身体不好,周泽楷越来越后悔带人来狩猎场。
  
  “嗯…”叶修含糊应了声,胡乱将信塞在枕头下翻身窝进周泽楷热乎乎的怀里,他也确实困的不行。
  
  终究是好梦难成,才刚合上眼,门口魏琛大吼
  “老叶!别睡了!有人砸场子!”
  
  
  
  ——
  
  
  “又搞什么?张新杰不睡了吗” 叶修拽拽披风,狩猎场地质偏寒,他想过完这几天得回去了,怕身子受不了这里的气候影响。
  
  “没了张新杰,还有孙翔…”
  
  “孙翔那瓜娃子你都解决不了?” 叶修诧异
  
  “那娃虽然瓜,可技术在哪啊!” 魏琛冤
  
  “你既然知道,还跟人面对面肛?带着他转两圈不就行了?” 叶修恨铁不成刚
  
  “得得得,先不说瓜娃子,还有个人,你必须去看看”
  
  “谁啊?”
  
  “我要知道还来找你?”
  
  叶修白目,理理秀发,正好周泽楷从帐中出来,说明了下情况,奔赴战场。
  
  以怪为中心的四周楼冠宁把持的很好,怪拉的很稳,据魏琛说向西又有一只,孙翔被吸引去了那里。“妈的,这是今晚第三只了,除了孙翔还有一个蒙面的,今晚一无所获啊”
  
  “蒙面的?哪个佣兵团?” 叶修问
  
  魏琛正要说话,只听砰的一声,从旁边的山谷上突出一人,纵身跳下。这人半空之中,一手端枪扫射,一手掏包狂丢。霎时间闪着各色光芒的子弹和手雷从半空中雨点般打下。
  
  众人惊叫闪躲,却也阻止不了攻击坠地,清脆的子弹击打声和手雷爆炸的轰鸣响彻,好似百花争鸣。待四周烟雾散去,弹药师也骤然落的,此时被弹药驱散开的楼冠宁等人神色不太好,又来…
  
  “你瞅瞅,就是他” 魏琛说
  
  叶修面色自如,来者蒙了面,却一股熟悉的感觉扑来。拽拽周泽楷衣角,示意需要他去试探对方,周泽楷努嘴,假装不理,惹的叶修噗嗤一笑,扑上去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周泽楷脸色爆红,眼神扑闪闪看向叶修,见叶修确定的点点头,打了鸡血般瞬间抽出荒火碎霜冲了上去!

  魏琛惊吓,这几日周泽楷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着叶修,今日怎么这么果断?叶修呵呵一笑,你们这些单身汉哪懂夫妻之间的情趣?
  
  周泽楷上前就缠住了那个弹药师,两人打的不分上下,突然那弹药师像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动疯了一般的攻击,速度显然是加到巅峰。
  
  周泽楷也不是盖的,反应力极快,紧接着也飙起了速度,两人一来一回打了许久,楼冠宁也是超懂大局,虽然场面绚丽夺目,眼下解决怪的事来的比较重要。
  
  “停!” 本来打的激烈,突然那蒙面人停下,抬手大喊,周泽楷谨慎,听闻猛退几个身位以免他突袭。
  “不打了!” 嘿,想来是瞧见怪已经被楼冠宁他们给解决了,再打下去也毫无意义。
  
  “我说,你虐菜好玩啊?” 叶修笑问,也有些差异这人竟然只身前来,
  
  “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 蒙面人哼了一声
  
  “可惜啊,你到哪都是千年老 二的体质”
  
  “卧槽!要不是看你挺个肚子,我炸死你” 蒙面人席地而坐,拽下面罩,反正都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遮挡了。“你还不打算放弃?”
  
  “我为什么要放弃?” 叶修笑,这都能被看出来 。
  
  “该有的你不是都拥有过了?你还执着什么?”
  
  “冠军这种东西,我没听说过会有人嫌多的” 叶修说
  
  “靠!你还想夺灵山?” 蒙面人一惊 “周泽楷怎么管你的?结了婚就在家好好带你的孩子啊”
  
  “就你这个思想,一辈子老二吧” 叶修斜了他一眼 “你不也没放弃?”
  
  “你都没放弃我能放弃?”
  
  “那就来兴欣和我联手冠军啊!” 叶修笑
  
  蒙面人理理头发,抬手将它们扎了起来“抱歉啊,这个不在我选择的范围。”
  
  “也是。”以兴欣现在的程度,他看不上很正常。“不管怎么说,下个赛季祝福你,乐乐”
  
  手一顿,显然被叶修这称呼吓得不轻“你你你你…怀个孕性情都变了?”
  
  “哎,是啊,父爱泛滥,看着你恨铁不成钢啊!”
  
  “你—T—M—滚—” 张佳乐怒吼!
  
  
  
  ——
  
  
  “卧槽!老叶!”
  
  叶修坐着和张佳乐叙旧,这次轮到方锐急匆匆赶来,还是那种惊炸的语气!
  
  “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拾荒者!还记得?”方锐一抹汗水。
  
  “怎么?”
  
  “尼玛这次偷了我们的!” 方锐气极,刚解决怪在‘分尸’ 好不容易这怪体内爆个高档货,还没来得及高兴。唰的一下竟然被人抢走了!
  
  叶修眉头一挑,这个拾荒者魏琛评价不错,说如果有机会收下,好好调教一番会是一大助力。在太岁头上动土,叶修嘿嘿一笑,看来是只送上门的兔子。
  
  以张佳乐要送崽子贺礼为由,心脏修叫他和周泽楷一块去抓人,势必要把那拾荒者捆回来。
  
  叶修坐享其成,翘着脚坐在帐中等,没想这一等还等了好久,令他对这个拾荒者越发感兴趣。
  
  想着想着帐房门被推开,一个人被捆绑着推了进来,“老叶,人给你抓回来了,真能跑!” 张佳乐拍拍手直接坐下 “有点能耐啊,躲避和耐心都是一流的”
  
  叶修凝眼打量,此人被宽大的斗篷遮住,似有些仇恨状回看他。“唉,你们怎么请客人的?有没有点礼仪?”
  
  “还礼仪呢?我恨不得掐死他!居然耍我” 张佳乐白了一眼。
  
  叶修起身走近,周泽楷迎上去搂住人,低头要了个吻 “辛苦了” 叶修笑眯眯的说。
  
  “靠!辣眼睛” 张佳乐一丢果皮扭头不去看他们。
  
  
  
  
  ——
  
  
  
  “别啊兄弟,你再考虑考虑?” 嘴上说着礼仪,叶修可没把人放开,蹲在他身前说。
  “兴欣很好的,供你吃供你喝,想打架明天抢怪有你出手的机会,还能加入联盟为国而战,不好吗?”
  
  斗篷下的人一脸不屑,仿佛并不在乎这一切,咬着牙一句话都不说。
 
  “拾荒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你无非就在普通的佣兵团里闹闹,面对他们两,你除了靠地理位置躲避,还有什么实力?” 叶修耻笑,心里也不得不佩服上两分,能在周泽楷和张佳乐的围攻下躲避这么久的人,他觉得兴欣需要他。
  
  “你就来试试呗?不喜欢再走就是了,反正你现在也跑不掉” 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叶修不以为然,那是他没尝到胜利的快感。
  
  两人干瞪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至少张佳乐跟前的果皮都堆出一座小山,那男子才松口,说出了见面后的第一个字
  
  “好”
  
  “嘿,欢迎加入兴欣” 叶修抓起人绑着的手握了两下。“你叫什么?”
  
  “莫凡”
  
  
  
  ——
  
  
  
  张佳乐辞别后没几天,宣布加入霸图,叶修没多惊讶,从霸图动荡开始,这颗橄榄枝怕是早就抛了出去。
  
  霸图高价从百花收购猎寻,张佳乐再戴百花缭乱。
  
  这些百花国开始乱了,当然这都不是叶修的事,只是感叹,一代帝王,只是想为胜利而战罢了。
  
  兴欣的队伍基本上是稳定下来,狩猎季还在继续,眼下还算稳定,叶修便和周泽楷回了轮回,后半年没什么事,叶修准备安稳待产!
  
  “待产?” 叶修笑。“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过你这么发布,倒是省了一堆恭贺之人”
  
  “明天去库房看看这些人都送了什么,这将决定了日后我下手的轻重!”
  
  “嗯,修修下手轻些” 一回房间周泽楷压了过来,抵着人柔身说。
  
  “哎哟,那我得检查一下你送了什么” 叶修脖子一抬,躲去周泽楷凑上的唇。
  
  周泽楷的唇没吻上想吻的地方,撞到了下巴,张口就咬上去。鼓起的小帐篷戳在那充了气的肚子上。
  
  “看来我下手不能轻,轻了某皇不舒服,嗯?” 叶修咯咯笑。“当着你孩子面别耍流氓啊”
  
  “修修答应我的” 吻上人白皙的脖颈,医师说,五个月后胎像已稳。能做些闺中事了!
  
  “行啊,这么快就等不住了?” 叶修伸手过去揉了两把,摸的人直喘粗气。
  
  “一刻,也不想等”
  
  
  
  
    
  ∠( :3 」∠)_
小剧场:
  
  自莫凡来了以后,周泽楷越来越觉着不对劲。
  
  叶修说谁话少将来孩子谁奶。
 
  这莫凡一天除了放屁有个‘噗‘字,什么话都没有。
  
  是准备和他抢生意?
  
  于是莫凡,成宿成宿接收来自楷皇的刀刀眼。
  
  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询问。
  
  只见周泽楷眼里一亮!开心的笑!
  
  ‘果然!孩子还是我奶!’
  
  莫凡:喵喵喵???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4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