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5)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突然紧张起来...十分害怕了!!!

  
  
——以上
  



    —————————————————


     投币两元~续费两分钟摇摇车~

    —————————————————
  

  
  ——
  
  
  
  一个早上都在颠鸾倒凤中度过,被周泽楷喂着吃了点东西,叶修昏睡过去。等再次醒来外边的天都暗了。
  
  “小周…” 叶修声音嘶哑到快说不出话,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
  
  周泽楷应声,将人扶起,递过一杯温水。
  
  “外面怎么乱哄哄的?” 叶修喝了几口水询问。
  
  “娘和叶秋来了”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脸,娘亲来的一声不响,刚到他就把叶修干的晕了过去。好在孕妇嗜睡是大家都知道的,这才圆了过去。
  
  叶修噗的一声咳了两下,脸色爆红,抬手打了一下周泽楷,气的扭头不再看他,这才是叫老脸都丢尽了。
  
  周泽楷嘿嘿一笑,厚着脸皮凑上去亲亲这亲亲那。
  
  “好了好了,快点帮我换衣服” 既然醒了肯定是要去见见请安的。
  
  虽然被清理过,可两人混在一起的味道还是很重,叶修想了想,翻出从未用过的香粉往衣袖上倒,想遮去味道。
  
  叶秋指挥着侍从搬东西,一包又一包十分厚重的模样。听见呼声转头,看见叶修裹着衣服被周泽楷搂着走出来,叶秋一笑,迎上去,不想刚靠近被叶修身上不知扑了几层的香粉味差点熏晕过去!
  
  “啊啾——”
  叶秋的喷嚏直打在叶修脸上,叶修黑着脸摸了一把口水。
  “行啊你,就是这么给你哥打招呼的?”
  
  叶秋捏着鼻子退后几步,一脸嫌弃“你疯了?居然涂香粉?”
  
  “不行吗?小周觉得挺好闻啊” 叶修呵呵笑,暗处掐了一把周泽楷,周泽楷委屈巴巴的,明明就不好闻,叶修身上甜甜的味道都被盖住了。
  
  “啧,你变了” 叶秋挥挥手 “早知道给你带香粉不带材料了”
  
  “诶~别啊,比起来哥更喜欢材料” 叶修连忙说。“哥就知道你疼侄儿”
  
  
  
  ——
  
  
  叶修被骂了,娘亲拽着他语重心长的说了许久,总结一句话就是香粉对孕间身体不好,下次不准再用。
  
  叶修长叹,心里暗暗决定今晚周泽楷只能睡书房。
  
  “听进娘说的话了没?” 心里气的不行,自己这个大儿子从小就不在身边,性子更是倔强执拗,好在嫁的人好,十分宠他护他,否则自己还不得担心死。
  
  “哎呀知道了娘,我这不是不小心打翻了香粉懒的换衣裳嘛,不信你问小周!我平时可没用” 叶修讨好的说
  
  “还小周?你得叫夫君,小心人家休了你” 
  
  “他敢?!只有我休了他,没有他休了我的” 叶修哼哼。
  
  叶修娘叹气,周泽楷这么好的一孩子,是怎么看上自己这个儿子的? “最近课都上了没?” 
  
  “什么课?” 叶修诧异,眨巴眨巴眼睛,他怎么不记得有什么课?
  
  “你没去?娘给你安排的瑜伽课啊” 叶修娘瞧见那疑问的表情自当明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猛拍桌子。
  “诶你这孩子不听话泽楷怎么不管管你?瑜伽课对你生产有益!更何况你还得生两个!你怎么不为自己想想?娘不回去了,留在这盯着你!”
  
  “娘……”
  
  “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卯时在莲亭,敢不来你自己看着办” 


  “……”
  
  
  
  
  ∠( :3 」∠)_
小剧场:
  
  叶修剥了片橘子塞周泽楷嘴里“甜吗?”
  
  “甜”
  
  将信将疑的舔舔手指“这么酸!”
  
  周泽楷俯身亲了一口“因为你甜”
  
  所以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5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