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6)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画画需要亲亲汲取力量!!

小伙伴们若是有空走下评论链接做个小调查呗~

  
  
——以上
  
  
  
  “来!深呼吸,吐气,对…速度要慢…呼气会使你身体放松”
  
  叶修机械般盘着腿,他是拒绝的…堂堂联盟斗神,不去训练战斗也就算了,为什么会在这练起了瑜伽?该死的周泽楷还极为配合的在卯时拖着他到了莲亭。他现在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叶秋送的材料他还没盘点呢。
  
  “臭小子!又走神?” 娘亲拿了个戒尺在他手臂打了一下,夏初衣服开始偏薄,叶修吃痛。
  
  “继续!不许偷懒!挺身,双脚并拢,并拢!”
  
  叶修苦,他也想并拢啊!可屁股还疼着呢!狠狠的剐了眼一边坐立不安的周泽楷,忍着疼痛夹紧臀。
  
  “将胯部张开,双腿伸展,自然均匀的呼吸”
  
  “刚合上又要张开?” 叶修嘀咕,这什么舒展身心,明明就是折磨人。嘀咕声果然又换来戒尺一份
  
  待什么猫伸展式,宽角前弯式暖身,提肛契合法,瑜伽放松术一套做完,叶修大腿根部都在颤抖,叶母满意的点头,称明日继续。
  
  叶修长这么大,头一回想痛哭一场。
  
  “修修” 周泽楷见结束上前扶叶修
  
  “楷楷” 哀求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的周泽楷心里一软,叶修这模样他又怎么不心疼…但是想想能减轻生产时痛苦,也得咬着牙坚持。
  
  腿酸得厉害,连起身都难,周泽楷只得将人抱起,与叶母道了声,抱着叶修回房间。
  
  “嗷,再捏捏” 叶修躺在床上享受周泽楷的按摩,浑身热乎乎的,体内累积的旧伤通过瑜伽的练习一并反应出来,周泽楷准备了药疗给他浸泡调理,等痊愈后,他的身体素质该会有很大的提升,知道这是好处,可现在腰部的酸痛感实在令人难受。
  
  “腰…别扭” 叶修有多难受,周泽楷就有多难受,一个酸痛一个胀痛,彼此半斤八两。
  
  “…我的楷皇哟,放过我吧,这老腰怕是真的要废”
  
  “不会做” 心疼还来不及呢。“下午…”
  
  “去啊,叶秋送的宝贝,哥得看看,才能安抚一下我的心灵” 叶修哼哼唧唧。
  
  
  
  
  ——
  
  
  
  好不容易捱过头几日,叶修总算是适应起来,日复一日,双胎的肚子后期大到实在做不动瑜伽叶母才算放过了他。
  
  是夜,床帐中一片春色,孕期的人欲望总比一般时候来的更强,这一个月苦了周泽楷,叶修成日里的求欢,可他肚子大的令人心惊,实在不敢真枪实弹的上。只得抱着人用手指安抚草草了事。
  
  望着发泄后无力沉睡过去的叶修,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帐篷,周泽楷长叹一口气,真想将之前的药再吃上一剂,这个时候背上不举皇帝的名头才好。
  
  他也不是没忍耐过,深吸几口气平复心情,取来热毛巾敷在叶修脚上,月份大了,叶修的脚开始水肿,加上叶修白,整个脚跟个馒头似的。放在手心捏捏,很是心疼。
  
  近日里叶修腿脚抽筋次数是越来越多,折磨的睡不好,从医师那里得知给他小腿按摩能缓解,周泽楷这几日一直悄悄的给人按摩到下半夜。见叶修睡的香甜安慰,他才安心。
  

  
  “你最近怎么黑眼圈越来越深了?” 清晨空气格外好,整个世界是清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震气,洒在妆台上,推开窗门,叶修升个懒腰,他明显感受到睡眠质量的提升。可周泽楷那眼圈……
  
  “没事” 周泽楷只是笑笑,上前索要了枚早安吻。
  
  一吻结束叶修捧着他的脸看的仔细,那眼里藏不住疲态。“我晚上睡觉太闹了?抱歉啊小周,要不晚上分……”
  
  “不!不闹,一起睡”周泽楷打断,亲昵的咬咬薄唇。
  
  “好好,今天中秋呢,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夏天就过了,魏琛他们倒也自觉,看小唐和包子进步挺大的,就是新来的莫凡还需要练练”
  
  “嗯” 周泽楷点头,前几日被拉去打友谊赛,对方几个新人是越来越圆滑了。
  
  “中秋你们轮回有什么节目?”叶修问
  
  “嗯…灯节” 想了想回答。
  
  “一看就知道你不去灯节”
  
  “被粘着,很烦” 周泽楷吸吸鼻子,很是无辜。
  
  这让他想起过年和周泽楷逛集市的场面,侍卫带了一堆却抵挡不了热情的百姓,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叶修哈哈大笑,长得帅也是一种负担。
  
  皇家礼仪众多,祭月拜月仪式必不可少,点红烛,切月饼,放祭祀灯。严肃且热闹。
  
  叶秋最近倒是和兴欣一伙打成一片,魏琛调侃,叶修要是有叶秋这般温文尔雅那就好了。叶修咬着月饼开嘴炮怼他,在嬉闹中结束晚宴。大家却不尽兴,约着一块去逛花灯街猜灯谜,叶修月份大了,拥挤的集市不适合他,只得可惜,周泽楷自是留下陪他。
  
  “这么早也不想睡,咱去莲湖吧!今天定是满湖莲灯,想来不比集市差!”
  
  还是那只小船,叶修咯咯笑,自己的初夜可是交代在这,如今竟揣着他与周泽楷的宝宝再度登上。希望下次带着娃一起来。
  
  不出所料,盏盏莲灯汇聚湖心,闪闪烁烁,映衬着皎洁的月光,伴着若隐若现的星星,在湖面上微波荡漾。
  “波光水影映河灯,好在没辜负了此番美景。” 叶修窝在周泽楷怀里感叹。
  
  “嗯” 拢了拢绒袍,将人裹了起来。景再美在他眼里也不如眼前人分毫。
  
  抬头便是圆月,光亮圆润像一块玉琢的盘子。温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层层似雾的青云弥蒙在月光下,月晕似是牵于二者之间的红娘,淡淡的点上一圈,既不喧宾夺主,又有万般娇态。
  
  叶修依偎着周泽楷,岁月静好的模样。
  
  “哎哟!” 叶修突然一声叫唤。周泽楷吓的抖了抖,赶紧捞着人急声寻问。急切的动作波及的小船都晃动不安。
  
  “哈哈哈没事没事” 虽说着没事,却是满脸的古怪,有种奇异的感觉。“你儿子踢我呢”
  
  “踢?” 反应过来的周泽楷眼里满满的惊喜。
  
  “是啊,有时候还会像一条鱼在肚子里面游来游去,咕噜噜的吐着泡泡,这会还在动,你摸摸?” 叶修笑着拉了下他的手,示意周泽楷感受一下。
  
  周泽楷的心里如同决了堤的洪水,兴奋浩浩荡荡的席卷每一个角落。他小心翼翼地伸这手靠近,撅着嘴有些紧张。
  
  “别怕啊,你儿子呢” 叶修哑然失笑鼓励着周泽楷,那手颤抖着抚上了肚子,隔着衣服轻轻摩擦。肚里的孩子似乎感受到父亲的情绪,竟然更加用力的翻滚起来。硬生生在叶修肚子上踢出个疙瘩。
  
  “摸…摸到了…” 周泽楷鼻尖凝出汗珠,真是的,一代枪王天不怕地不怕,被自己的孩子吓到如此慌张。
  
  “这乱踢的肯定是个调皮捣蛋鬼,另一个安静的跟你似的,只会吐泡泡”
  
  “像你我” 拈花一笑。
  
  “嗷?你这是在说哥调皮捣蛋?”
  
  “不…” 周泽楷打了个哆嗦。
  
  “开玩笑呢,瞅你吓的” 叶修换了个姿势拱了两下,叠着周泽楷的手一起抚摸着。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白驹过隙,日光荏苒。
  
  今年的雪下的比往年早,窗外一片银装素裹。大雪漫天,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院落的树木草藤冰雕玉钕,长长的冰挂含露欲滴,雾气缭绕升腾。
  
  一早大家便起身锻炼,呼出的白气融进这世间。
  
  “叶修!”
  
  整齐有序的队形看的人心旷神怡,却被一声怒喝打破。
  “里面的衣服皱了,我理理” 叶修坐在廊前赶忙悉悉索索的套上一件又一件披风。
  
  “穿好,不能感冒” 周泽楷心急的帮忙。他只是去了会御膳房回来便看见叶修脱了两件衣服,吓得他差点砸了手里的碗。怨念的看着人穿好衣衫,递上热乎乎的小米红糖粥,才加入晨练的队伍。
  
  “我就说你不能脱吧,你瞅瞅周泽楷吓的” 苏沐橙坐在身边咕噜噜的灌水,晨练散发的热气肉眼可见。
  
  叶修嘟着嘴,跟个球似的“这穿的也太厚了吧……哥感觉盖了两床被子,别没感冒…闷中暑了…”
  
  看着一边抱怨一边喝热粥的叶修,苏沐橙眨眨眼,这一年叶修变的太多了,以前的他总在前头扛着一切,绝不会露出像现在这边撒娇的模样。
  “嘻,周泽楷心疼你,看把你养的多好,从早到晚那一刻不无微不至?”
  
  “嗯,这倒是” 叶修仰仰下巴,十分骄傲的模样。
  
  瞧的苏沐橙咯咯直笑。“呐,给你!你叫我帮你重塑,已经弄好啦,还好赶上了呢”
  
  苏沐橙摊开手心,那枚周泽楷救下他的子弹此时镶嵌在紫檀上制成吊坠。“辛苦啦!明日就是小周生诞,哥全身上下只有这个能送”
  
  “周泽楷一枚子弹就将你收入手掌,啧啧”
  
  “可不止,咱小周好处多着呢” 叶修哼了一声
  
  “是是是,您喝着,我归队啦” 苏沐橙掩口而笑一蹦一跳的再次加入训练队伍。
  
  叶修哼唧一下,这该死的丫头竟然嘲笑他。愤愤的拿起银碗,再度吃起点心。不想衣服的厚度撑着他难以控制,手里的吊坠滑落,掉在了廊下草地上。叶修心急,起身准备下廊。
  
  “陛下,今年生辰如往年一般安排吗?” 江波涛询问
  
  “嗯…修快生,再多添一分” 周泽楷笑眯了眼,今年最热闹了。
  
  江波涛点头,正准备询问细节。却被惊叫声打断,随后只听见“嘭——”的一声。
  
  整个轮回宫,开始乱了。
  
  
  
  
  
  ∠( :3 」∠)_
小剧场:
  
  通草猪蹄汤,猪蹄金针汤,猪骨汤。
  
  叶修“小周啊!怎么都是汤”
  
  周泽楷“补…补身子…”
  
  叶修“也是”
  
  菜谱:补身,下奶必备。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65)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