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7)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关于这一章…是我最想写最不愿跳过的一章。
生孩子是件非常神圣的事,无论过程多么坎坷,看到果实的那一刻都是惊喜释然。
超想写!
可是对不起大家,写不出那样刻骨铭心的感觉。
  
  
——以上

  
  周泽楷心急如焚,叶修从廊上摔了下来。
  
  要说摔,其实也不是,只是雪天路滑,滑了脚。加上周泽楷给人添的衣物厚实,本该不碍事。可平日里周泽楷照料的太好了,从没磕碰过。这一震,反而震出了胎气。
  
  “泽楷!” 叶母从房内跨出,周泽楷急忙迎上。叶修被抱起时就皱着眉头一直喊疼,他实在害怕。紧紧搭上叶母的手,眼神暴露他所有的焦虑。
  
  “别担心,医师和产师已经在里面了” 叶母拍拍安慰他。
  
  “修修…要生了?”
  
  
  ——
  
  
  “嘶…” 房内叶修窝在被里,额头冒出细汗,肚子一阵接着一阵疼痛,生产前不都说阵痛由缓而急吗?他怎么一来就疼的不行。
  
  屋里炭火烧的极旺,产婆医师围了一圈。叶修紧闭着眼睛,轻咬唇,产婆刚告诉他,这才刚刚开始,叫他放松些,他是头胎且又有两只崽子,力气得省点花。
 
  他想说话转移注意力,可整间屋子竟然不给他能说话的人,实属是一种折磨。
  
  “小周呢…”
  
  “禀帝后,楷皇的身份不适合进入产房”
  
  他什么身份……他可是哥的夫君,定又是什么千贵之躯不宜见血光之类的无稽之谈…叶修哼唧了一声,有些不太高兴。
  
  随着时间推移,阵痛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小腹下坠之感越来越强烈,产婆分开他的双腿察看宫颈的开指情况,叶修皱着眉头喘息,这种密切的疼痛感实在磨人。
  
  周泽楷更不好受,叶修已经进去几个时辰了,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门口一大堆人拦着他,里面生产的可是他的夫人!老婆!他瞧一眼都不行吗?
  
  陷入混沌中的叶修意识骤然清醒,随之而来的痛感掠去了一切感知,这一痛比以往来的都要强烈,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门外周泽楷心尖颤抖,叶修在喊疼,骨子里对自家坤泽的保护欲破脑而出,不顾他人阻拦,推开人群挤了进去。
  “叶修!叶修!”
  
  周泽楷扑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疼的咬着嘴唇紧闭双眼的叶修。
  
  看见周泽楷冲进来叶修暖暖一笑,反倒安慰起他来“没事的…就有些疼…你怎么进来了?嘶…别皱眉头啊…给哥笑一个”
  
  周泽楷哪里笑的出来,揪心的勾下粘在脸上的碎发,一遍遍抚摸着他的头发 “是不是很疼”
  
  “嗯…疼…像我的那只崽太不安分了,回头你替我揍揍他” 叶修笑着,被熟悉的乾元味道包裹,他安心许多,哪怕疼痛不减,他都有一股实实在在的力量。
  
  “陛下…这产房…”医师欲言又止
  
  “就呆这” 周泽楷握起叶修的手在手背上亲了一下,他想要陪着他。
  
  “你啊,就不怕日后被人说些什么闲话?” 叶修调侃道
  “不怕” 你值得我做一切。
  
  陪着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叶修昏睡又清醒,突然身体猛的一颤,温热的水流淅淅沥沥的从下身流出,还带着些粘稠的白液。
  
  “羊水破了!催产汤熬好了吗?” 产婆冲着门口吼。
  
  叶修捏紧了周泽楷的手,破水后只觉痛的要命。产婆查看说差不多了,趁着喝汤药前赶紧休息会,希望一会能一鼓作气生下来才好。
  
  周泽楷心急,看医书得知男子的盆骨普遍比较小,男儿身的坤泽虽然天生有这方面的优势,可不同于女性,受些痛处是必然的。
  
  叶修哼哼唧唧,顺着破水他似乎能感受到孩子下滑头骨与自己相互挤压,下腹沉重坠落感仿佛要撑爆他的骨头。
  
  支起上身靠在周泽楷怀里。喝下热热浓浓的汤药,身体渐渐恢复力气,产婆在肚子上按压一会瞬间松口气。
  “孩子胎位正常,生产会顺利些”
  
  叶修可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这种和受伤不同的疼痛仿佛要将他活活撕裂一般,隐约感到些绝望。周泽楷一遍遍摸着他的脊背安抚,肚子肉眼可见的下坠不少。
  
  随着孩子的位子继续往下,叶修大开双腿,生理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浑身是汗,早已浸湿衣物,脊背紧紧的绷着,嘴唇煞白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呼气,吐气,对,帝后保持节奏,下身用力”
  
  腹部的坠涨感不断加强,叶修疼到麻木,身体好像已经不能为他掌控,只是顺着本能在疼痛的时候用上一些力气。
  
  “啊——”
  
  手背上青筋暴起,紧紧捏着周泽楷的手惨叫连连,医师催促着,已经能瞧见孩子的头顶,这段生产速度必须加快,以防孩子卡至窒息。
  
  好在叶修韧性较强,加上习武健身力气也是足够, 有着白玉液的保护,生产十分顺利,看似凄惨却也没有什么难产的痛苦。
  
  随着高喊,在产婆的接护下,啵的一声,硬是挤了出来,孩子头一回接触这个世界,哇的哭出声。
  
  门外听见啼哭声的众人,欢喜的不得了。
  
  头出来了接下来的生产顺利许多,产婆接着孩子一点点拉出,刚生完一个叶修累的几乎快要晕了过去。腹部疼痛提醒他还没结束!
  
  “帝后坚持住!还有一胎啊”
  
  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周泽楷突然清醒,是啊!叶修可是双胎!赶忙抱着人喂了几口汤药让他恢复力气。
  
  “疼……”
  第二个孩子丝毫没有给母体喘息的机会,挤开叶修盆骨,滑进产道里,随即竟然不动了。羊水滴滴淅淅还在往外流,哪怕有着白玉液的润滑,这个孩子还卡在产道里不肯出来,叶修费劲力气,熬进心力,真想就这么晕过去,一了百了。
  
  “叶修!叶修!撑住!就快出来了”
  周泽楷心急如焚,一下下亲吻他的眼角,给予无声的力量。
  
  “好疼…夫君……不生了…”
  叶修从未有过的绝望感,竟说出这样的话。
  
  “我陪着你,叶修,用些力”
  
  叶修却摇着头,汗水甩出,他实在使不上力气。医师见状是不能再等了。跪坐在另一边说
  
  “帝后,会有些疼,请忍耐一下”
  
  知道医师准备实行推腹,叶修迷糊的点点头,宫缩加剧,医师深吸一口气,搓热双手,从叶修的上腹往下推。
  
  剧痛排山倒海般挤了过来,叶修身子一弹,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疯狂的摇头,弓着腰开始挣扎,如同一只搁浅的鱼。
  
  “啊——好痛——好痛——”
  
  声音嘶哑,叫声凄惨无比,周泽楷咬着牙紧紧扣着他,孩子在产道呆的太久会造成窒息,外力的推助能帮助顺利生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哪怕看着没有丝毫血色,惨叫连连的叶修,心疼到窒息也只能这么做,对他对孩子都好。
  
  太疼了,没有亲身经历也能感受到叶修承受的痛楚,如果他能替代分担就好了。

  医师脸色凝重,命令人喂下汤药吊着,手里一下一下推抵着肚子,孩子头部还没出来,叶修必须保持清醒的状态,否则没有母体肠道的蠕动,再怎么推腹也没有用,感受到孩子随着力道慢慢下滑,胜利在望,医师咽下唾沫,与周泽楷一起鼓励着叶修。
  
  麻木到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叶修瘫在床上,周泽楷的手都被他拽的惨白失了血色,已经能看见孩子脑袋,医师最后施压推耸,随着一波宫缩,产口的褶皱撑平,叶修嗷的一声,用出最后一点力气,终于第二声啼哭响彻整个房间。
  
  “生了!生了!”
  
  听到喜讯,叶修再也支撑不住,头一歪扎进周泽楷怀里,孩子出来的一瞬间嘶哑着嗓子对周泽楷说“生辰…快乐…” 随即晕了过去。
  
  
  
  ——
  
  
  普天同庆,轮回的皇子诞世,楷皇大施福泽,赦免轮回国三年税收。
  
  “恭喜陛下帝后!喜的龙凤双子”
  
  将两个孩子收拾干净,产婆医师欣喜跪地
  
  “恭喜陛下帝后!”
  
  “恭喜叶夫人”
  
  周泽楷搂着叶修颤抖着手,这两个孩子可把他爹爹折磨惨了,该打一顿解气!可是看着两个皱着小脸白白嫩嫩的糯米团子,却又气不起来。周泽楷眼睛一眨,竟然泪流满面。叶修说喜欢他,爱他,会给他生孩子,这些都做到了。
  
  周泽楷颤抖着声音,大喝一声赏!明日是周泽楷的生辰,这下可好。叶修送了他两只崽子作为生贺。喜上加喜!轮回宫开始里里外外开始忙活的不行。
  
  叶母拽着叶秋和一群人一窝蜂钻进进了偏殿看他的孙儿,欢喜的不得了。

  周泽楷则配合着医师将叶修打理干净。哪怕现在昏睡过去,叶修嘴角还微微上扬,十分香甜。
  
  清理时看见叶修撕裂的产口,有些心惊,得知这是正常现象,才得以缓和情绪。
  
  “泽楷” 叶母瞧着还坐在床前盯着叶修看的轮回皇帝,心里羡慕万分,有个这么好的儿婿,她还能有什么不放心?

  “娘” 周泽楷抬头应声。
  
  “这一睡还不知得多久呢,你一天没进食了,快去吃些东西,孩子都不看的父亲,想来全天下也就只有你”叶母高兴到竟然调侃起人。
  
  “端进来吃,孩子,有你们” 而他,现在只有我能陪。
  
  “你啊,行行,娘不管你” 叶母笑笑,伸手摸了摸叶修的头发。“孩子名字,可取好了?”
  
  周泽楷笑的如春天来临,四周似乎开满了小花。用力点点头。
  “修修,取好了,男孩叫惜,女孩叫婳”
  
  伊人姽婳,惺惺相惜。
  
  
  

  ∠( :3 」∠)_
小剧场:
  
  问,孩子为什么叫周惜和周婳
  
  我“因为……戏子入画!取名废就是这么任性!”
  
  本来准备叫周惜梓和周汝婳的呢!(被拍飞
  
  
  (最后!楷楷24号生日,而崽子们早一天23号!也就是今天!嘻嘻嘻我竟然拖到了同一天!心情十分愉悦!(雾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6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