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叶·皮格马利翁·修 (神话向?)

*私设如山,ooc似海。
*有个想写一个系列童话故事的梦想
*今天是皮格马利翁。
  
  
  
  
  荣耀神话里记载不知道多少年,兴欣国有一任国王,名叶·皮格马利翁·修,国王什么都好,样貌实力资产样样雄厚,到达过人间顶端也经历过人生低谷,现在的兴欣物地资源丰富,小日子过的极好。
  
  只是有一点,国王从未娶妻纳妾,后宫四壁萧然,冷清极了。
  
  今日兴欣国一片笙歌鼎沸,叶修国王设宴招待邻国国王。
  
  “我说老叶,战争都结束这么久了,你兴欣早也不是曾经的小菜鸟,还养不起几个女人?” 蓝雨国副使黄少天浏览一遍兴欣摇头叹息,这叶修国王都年近三十了,还这般懒散,宫里除了几个妹妹级的女子,和院里一堆的雕刻,连侍从都是清一色青年军。
  
  多年前他就问过叶修,可叶修说啥?
  
  “不是告诉过你吗?这凡间女子最优秀莫过于沐橙唐柔,还能有更好的?” 叶修窝在席坐上抿一口果酒,说的理所应当 “再说,这么热的天,多穿几件衣服多糟心?”
  
  “嚯啊!你竟然把她们必做衣物?你该不会是个断袖吧?唉!对对对,我说你不爱听曲看舞,成日里就爱拽着人去别家资源地捣乱!我看你就是看上谁的肉体了!啧啧!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你兄弟我罩着你”
  
  “一边儿去,你从哪得出的结论?” 叶修眉头一挑,不娶亲,就成断袖,是个什么操作?
  
  “别啊,快说说,我替你参谋参谋” 黄少天越说越带劲,非得凑过来挤着,一副真替他考虑的模样。“要说肉体,可不就老韩吗?蝉联五届健身大赛肌肉曲线冠军呢。嗯!你和他杀来杀去这么多年,难免的产生感情嘛”
  
  “我不喜欢” 叶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适当的打断。
  
  “那就王杰希?魔术师啊!那叫一个刺激,据说半月之夜还能召唤万千星辰。还有还有!!”
  
  “打住!必要的时候我有强迫症”
  
  黄少天哽了一下,不愧嘴炮届的老大,这么拐弯抹角的损人?咽咽唾沫,再巡视了遍现场,黄少天脑门闪过一道白光,几乎惊呼道,“你你你你你你不会看上我家国王了吧??”
  
  “闭嘴把你!” 叶修翻个白眼 “我的王后定是天下最单纯之人。”
  
  说着叶修起身,举起酒杯,而在他身后,侍从抬上一个被金布遮盖的物件,瞧这吃力的状态,这些熟悉叶修的人心知肚明。
  
  “各位,不用我多说,这次我耗尽心力,这是我此生为止最为满意的作品!”
  
  侍从极为配合的在叶修刚落下的话音里,揭开了幕布。人型高大的雕塑出现在众人眼前,与以往不同,这次是一位俊美的少年!
  
  它低着眼睑,唇角微微上扬,羞涩的模样,较长的碎发洒在脖颈处,令人惊奇的是它那浓密的睫毛竟然栩栩如生,眼里似有星空之色,深邃迷人。
  
  众人看的呆滞,连举起的酒杯都忘记饮下,叶修呵呵一笑,这幅雕塑他呕心沥血,把所有的精力、热情和全部的爱恋都赋予了这座雕像,夜以继日的工作,这是他最美好的想象,也是他觉得最完美的存在。
  
  “靠!老叶你!这真是绝了!形神兼备啊!” 黄少天惊呼
  
  “嗯!可以说精妙绝伦了” 喻文州也点头称赞
  
  “那是自然,不然我会还没完成就忍不住拿出来与你们观赏?”
  
  “哪没完成呢?这不是全部雕刻?不过看起来是少了些什么” 黄少天绕着雕塑前后晃荡,摸摸下巴想不出个所以。
  
  叶修上前,痴恋一般摸摸它的脸颊,指腹在那唇上摩擦,细细一看才能发现那唇上一道细线却没有该有的至深缝隙。
  
  “这算什么未完成?” 黄少天切了一声摆摆手,拉着其他人说垃圾话去了。
  
  叶修却没在意,不懂的人永远不会在乎,这是定理,怪不得他人。
  
  一场宴会在恭贺和探讨中结束,人群皆已散去。叶修叹气,那唇他怎么都下不去手雕刻,怕毁了它?或许不是,只是冥冥之中觉得不该由他动手。
  
  叶修为这个雕塑赐名周泽楷,温润而泽,世以为楷。正是他所希望的。
  
  
  —
  
  
  世人都传言兴欣国王疯了,未娶善罢,现在竟然抱着一个雕塑奉其为后,一场盛大的封礼会,大家都见过这惟妙惟肖的雕塑,虽美,可这想法却实在不可恭维。
  
  叶修更是痴迷,日日与其同吃同住,甚至为它做了一套套华装,与他诉说心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份爱意却没被时间遗忘,此番事感化了爱神阿芙洛狄忒,某天午夜爱神降临,在叶修睡梦中赐予雕像生命,金光乍现,闪耀半边天空。
  
  叶修睡的很香,他的作息在有周泽楷之后便恢复正常,不再因为某个雕塑一连几天不眠不休。
  
  清晨阳光灿烂洒在柔软的纱幔上,搓揉两下眼睛终于睁开眼睑。“小周,早………小周?!!”
  
  叶修蹭的一下坐起身,原本摆在床边的雕塑竟然没了!怒火这一刻攻心,叶修跳下床大喊!整个宫殿震动不安。
  
  而就在此时,一位青年拉开房门,手里端着片翠绿的荷叶,里面盛满露水,青年眨眨美眸,对着叶修微笑。
  
  叶修惊呆了,这位少年眼熟的不得了,可他确定自己从未在宫里见过,他仿佛在发光,本震怒的情绪被一点一点安抚。
  
  青年见叶修不说话,将露水倒进盆里,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想说话,可是他却张不开唇。叶修这才发现,青年身上穿着的,是他为周泽楷所做。
  
  周泽楷???叶修瞪圆了眼睛,拽过青年来回细看,周泽楷!!?竟然真的是周泽楷?!他不是一个雕塑吗?他怎么???
  
  “小……小周??!” 叶修吞咽一口,磕磕巴巴的问。
  周泽楷点头,眼里仿佛溢出了花,摆了个他作为雕塑时的姿势,叶修还是那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周泽楷说不出,只能把他搂紧怀里,用得到的体温来告诉叶修,他真的变成了人。
  
  —
  
  周泽楷躺在身边,被子里有属于他的体温。叶修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他的小周,竟然真的变成一个人,这不是在做梦,沐橙很明确的告诉他。
  
  一旦接受下来。叶修自然喜不自胜!拉着周泽楷去这国串门去那国蹭饭,好一通炫耀,只可惜周泽楷没开唇缝,只能从嘴角插进一根吸管每日进些流食,叶修寻遍了各种名医也未果。
  
  叶修在周泽楷眼中读出安抚之色,最可怜的不该是你吗?反倒安慰起我来了。叶修笑着摇头,心里却是一暖,好歹周泽楷不再是那块冰冷的疙瘩,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
  
  夏季的夜晚,山后头那片草地上盛开许多小花,萤火虫肆意飞舞,叶修拉着周泽楷坐在草地里乘凉谈心,当然这点跟以前一样,他说周泽楷听。
  
  “唉,你要是能说话就好了” 叶修发发牢骚。“当时我怎么不给你开进去些唇缝呢?”
  
  周泽楷只是捏捏他的手回应。
  
  “你从变成人开始就只跟着我,可你变成人的心,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叶修靠在他的肩头自说自话,自知得不到回应。果然耳边除了风声,一片安静。叶修闭起眼睛,这样好的天气另他昏昏欲睡。
  
  “我……爱……你”
  
  星光熠熠闪着光芒与花田里萤火虫呼应,叶修将要熟睡,朦胧间听到声音,他自嘲一笑,周泽楷是不会说话的,果然做梦了吗?只是……他多么希望是真的。
  
  “叶…修…我…爱…你”
  
  叶修猛的睁开双眼,一个骨碌翻滚起来,这里没有灯,他却能清晰的看见周泽楷唇上,正慢慢溢出鲜血,周泽楷温柔一笑,牵住他的手一遍又一遍说着话,都是些他想听的话。
  
  一滴泪,顺着下巴滴下,打在那朵白色小花上。
  
  “一…辈…子”
  
  “你敢反悔,我就将你敲回雕塑,再砸成碎末”
  
  叶修噗嗤一笑,勾住这忍心伤害自己也想安抚他的人狠狠的吻了上去,吞下那鲜血,糊到满嘴腥味也不愿放开。
  
  -END-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