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8)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最近丧的不行…这文改了好几次越写越糟心我真是……
年底真没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如果有,或许就是有你们这些愿意等我的小天使吧w

  
——以上 
  
  
  
  叶修的生产持续了八个时辰,这个会子时的礼钟敲响,宫外热闹非凡,天际的烟花绵延不绝,楷皇的生辰贺已经开始,合宫里也是笙歌鼎沸、鼓乐齐鸣。
  
  而主人公周泽楷此时还陪护在叶修身边,捏着他的手缓和生产时紧绷的肌肉,叶母正照看着孩子,其余的人欢喜加入庆贺的队伍。
  
  烟花声伴着丝竹,幽幽的传到寝殿内,震的烛火摇曳,昏睡的叶修颤动眼皮,睫毛根的水珠顺着眼角凝聚,周泽楷发现变化支起身唤。
  “修修?”
  
  叶修轻晃脑部,艰难的睁开眼睛,失焦的眼睛慢慢凝聚。周泽楷欣喜万分,抹去他眼角浑浊的泪水。“叶修”
  
  叶修恢复意识,周泽楷那张担忧的脸贴在眼前,浅浅一笑,身体酥麻到感应不到任何痛楚,刚想说话发现嘴里干渴,喉咙像火烧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见状周泽楷勾住他的脖子抬起,取过床边的温水一点点喂食。
  
  “咳咳…” 叶修靠在温暖的胸膛里嗅着周泽楷身上属于他的乾元的气息,得此夫君,夫复何求? “宝宝…” 叶修突然抬头问,紧张到嘶哑。
  
  “惜惜和婳婳,都很好,娘在照看” 亲了一下叶修脸颊,周泽楷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 “白白的,软软的”
  
  “惜惜婳婳?果真龙凤?” 叶修差异
  
  想起孕期他和周泽楷窝在一起探讨过名字和性别。周泽楷脸色红红的对他说,无论男宝女宝都好,最好是龙凤一对,第一性别里也不留遗憾。
  
  当时叶修还调侃说那要看他枪王技术够不够全面。
  
  “行啊,不愧是枪王” 噗嗤一声,仰起头哈哈大笑,没两声就丝丝抽着凉气,显然是不小心拉到伤口,习惯性的摸摸肚皮,发现落了空,突然一下卸货有些不太习惯了。
  
  周泽楷涨红脸,性别这事他哪能决定,不过运气好罢了。窗外又一声爆竹响彻云霄。
  
  “…好热闹” 叶修笑着说 “生辰快乐啊…还好没晚”
  
  “不晚” 你是最早的 “带着宝宝一起,谢谢你” 谢谢你爱我,谢谢你给我一个家,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正当风华之年的枪王大人,被一个老坤泽骗走了,你还说谢呢?”
  
  “不是骗” 周泽楷摇摇头,眼里含着情 “心甘情愿”
  
  “就数你嘴越来越甜,快去把宝宝抱来,我也想看看他们”
  
  “好。” 周泽楷拽过靠枕垫在叶修身后,拢好被子,宠溺的亲吻一下欢天喜地的跑去偏殿。
  
  叶修软软的靠着,撕裂的痛楚慢慢变得清晰,额间出现细密的汗珠,不一会叶母随着两个侍从跨了进来。
  
  “醒了啊” 叶母抽出丝巾为叶修抚去汗水。
  
  叶修点头算是回应,从进门开始视线跟着侍从看来看去。叶母见也不觉无礼数,示意上前。
  
  侍从们抱的很小心,轻轻的跪坐在床沿,周泽楷扶起叶修,伴着焦急的情绪,终于,他的视线落在襁褓之中。
  
  目光停留在那个小家伙身上,圆润褶皱的小脸蛋,睡梦中抿着小嘴,紧闭双眼,眼线极长睫毛浓密,生的和周泽楷神似,只是……叶修在两只小包子身上徘徊。
  
  “那个……小周啊!” 叶修抬头看着周泽楷,脸上尽是古怪之色。“我可没对不起你…我也不知道这两崽子怎么长得……这么丑”
 
  还没等周泽楷反应过来,叶母抬手就给了叶修一个脑瓜嘣儿。“哪有人嫌自己孩子丑的?这两孩子多俊啊!你和叶秋出生的时候那才叫丑。”
  
  “您不也嫌叶秋丑?” 叶修嘟囔着,看着两个跟小老头似的崽们,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完全与俊这个字扯不上关系。
  
  “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长开就好,你看看这眼廓多漂亮。”
  
  “嗯……” 叶修伸手接过一个孩子,十分小巧,随着本能抱着,这就是他的孩子,上天赐予他和周泽楷的礼物。窗外传来的歌舞声传播喜悦。他看着怀中安静熟睡的宝宝,心里荡起涟漪。
  
  周泽楷不打扰,搂着叶修让他靠的舒服些,用指腹轻轻戳戳宝宝柔软的脸蛋。似乎感受到爸爸的味道,宝宝竟然咂巴两下嘴,挥舞着小手抓住了周泽楷的大拇指。
  
  “嗯,经过鉴定这确实是你的孩子。” 感受周泽楷突然僵硬一下,叶修笑弯了眼睛,孩子的骨骼是最脆弱的,周泽楷不敢动,就这么任由他抓着。
  
  “惜惜” 周泽楷指腹轻轻摸着小手说 “是惜惜”
  
  叶修眨眨眼睛,仔细的观察,来回看了好一会疑惑的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惜惜像你”
  
  “我在你心里就这老头样?”
  
  “是可爱…” 周泽楷吧唧亲口人,叶修嘴里一口一个嫌弃,但那温柔满满爱意的眼眸着实出卖了他。叶修轻轻拍着孩子,时不时戳戳他的小脸,像新得了什么宝贝一样,转头与周泽楷夸奖几句。惜惜撅着嘴噗噗的出气儿,下唇一抖一抖的样子可爱至极。
  
  可这温馨的画面没维持多久,被一声哭喊打断了。
  
  “哟,这小家伙脾气这么大?” 叶修给吓一大跳,一旁受了爹爹冷落的宝宝哇哇大哭起来。
  
  “看来是发现你们偏心了呢” 叶母伸手抱过惜惜示意叶修抱抱这个小哭包。
  
  叶修有些紧张,哭闹的孩子实在是不安分,自己又不像普通坤泽到一定年龄有学习过这方面知识,头一回上手很是无措。
  
  正想着如何应对,谁知这孩子滑入叶修怀里便停止哭泣,抽抽两下打了个奶嗝,叶修愣了会,噗的再没忍住笑出声。
  
  “这孩子怎么跟你一个德行?自己亲哥哥的醋都吃?”
  这可不,看着孩子在叶修怀里蹭着,叶修眼里无尽的柔光,枪王大人眼神都变得凌厉起来。
 
  “行了,以后有你看的机会,刚生完孩子别一直坐着,躺下睡会吧” 看着一家四口如画般的模样,叶母还是出声提醒。
  
  周泽楷觉得对极了,急忙点头符合,叫着侍从奶妈将孩子抱去,无视叶修依依不舍的眼神强行扶他躺下。
  
  “诶!哥刚不是睡过了吗?看看那两小老头都不行?” 叶修朝被子里热乎的地方缩缩,见周泽楷放下纱幔不说话 “你不是吧?啧,二娃肯定继承了你荣耀醋王的名号,抱抱你儿子女儿怎么了?”
  
  叶修气笑,周泽楷竟然和孩子争宠?
  
  “叶修爱我” 周泽楷凑上去隔着被子抱住叶修,双眼委屈的都快滴出水来。
  
  “不爱你谁给你生孩子?哥都快痛死了你看不到?”
  
  “叶修…” 越说周泽楷反而越难过起来,他并不怀疑叶修的爱,只是,叶修对除他以外的人露出那种表情,心里堵得慌。
  
  “行了你!大醋王” 叶修伸出手指点了点唇,周泽楷明白的上前含住,缠绵一会依依不舍的放开。“你不准备去热闹一会?”
  
  周泽楷摇头,用行动告诉叶修他想留下。
  
  窗外礼花片刻不停,叶修也没有睡意,只是浑身无力,陪不了周泽楷去参加宴会。两人在一起周泽楷的第一生日,本来想好好陪他过上一次,不想这两崽子也急着出来陪爸爸。
  
  “上次肚子受伤我的生日就没能好好过,现在又这样。” 叶修笑着感叹。
  
  “不一样,一家人”
  
  “还知道是一家人?刚刚谁吃的飞醋?” 看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挠挠脸,拍拍枕头。“不去宴会就进来,外头冷”
  
  周泽楷脱去外衣钻进被里,搓热双手给叶修揉腰,两位新晋爸爸对关于孩子的问题真是无所不谈,叶修说到口干周泽楷给他倒水,这个姿势躺累了也有人肉靠垫按摩。慢慢的,慢慢的连窗外热闹的嬉戏声都消停下来,叶修送算是解了个小,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
  
  这一觉睡到天边吐出鱼肚白,叶修被孩子的啼哭声惊醒,一睁眼看见不是大娃还是二娃窝在怀里,而周泽楷抱着个孩子急的团团转,屋里地暖烧的很旺,活似刚入油锅的活鱼。
  
  “小周?” 他下半身还疼,动作不敢太大,只能出声询问
  
  “娘把宝宝抱来…” 周泽楷轻轻拍打着宝宝“好像饿了”
  
  叶修明了,接过宝宝放在身前,本能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可这么做……他抬头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双眼泛着花,像个刚入学堂的娃娃,紧张而又期待。
  
  叶修红了一把脸,窸窸窣窣半天解开衣服,露出胸膛。哺乳期的男性坤泽胸部微微隆起,周泽楷悄悄的摸过两次,软软的手感极佳,待哺的宝宝闻到奶香自觉张口,一下将那小巧的肉粒吃进嘴里。
  
  叶修一手撑着宝宝,身为坤泽肯定有这么一天他是想过的,当真的哺乳上,一股浓浓的羞耻感,偏偏还有个大人看的津津有味。
  
  叶修瞥过脸,宝宝猴急的吮吸撕扯牢牢的抓住他羞耻心,宝宝没嘬两下就吃饱喝足,打了个奶嗝儿睡了过去,替宝宝包好衣物,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被周泽楷栖身压上。“小周你……”
  
  
  ——
  
  
  “泽楷你左脸怎么有点红?” 叶母结果哭闹的孩子询问,周泽楷摇摇头不想回答,叶修现在窝在被子里生闷气呢,感觉交出这两只小炮竹,他得回去哄哄。
  
  “宝宝饿了” 周泽楷说
  
  “饿了?叫叶修喂喂啊,涨奶就不好了” 叶母哄着孩子回答
  
  “没…没奶了…”
  
  “没奶了?不应该啊” 叶母还想说些什么,可孩子哭闹的厉害,只得抱进屋交给奶妈,还不忘探头出来提醒周泽楷“回去找医师开点催乳汤给叶修,才第一天就没奶以后可怎么好?”
  
  催…乳汤…? 周泽楷眼神一亮,疯狂地点头!
  
  “好!”
  
  
  
  
  
  ∠( :3 」∠)_
小剧场:
  
  记得叶修生日时,周泽楷为了给叶修一个难忘的烟花会,寻了匠人与弹药师研制,终于做出了带字的烟花。
  周泽楷安排着人,按照祝你生日快乐的顺序燃放。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周泽楷搂着叶修,天空烟花绚丽,倒数十秒,匠人按照安排点燃。
  
  不料由于技术的不过关,天空烟花是绽放了。
  
  日-你-快-乐
  
  四个硕大的字燃放天际。
  
  此后一天内,叶修再没和周泽楷说过一句话。
  
  周泽楷“……”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85)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