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 (9)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偏好琵琶却不懂行,张口胡吹乱侃。有专业的宝宝请来吊打我!!
  
   
——以上
  
  
  
  
  小皇帝下派暗卫调查下药一事,太岁头上动土,真是好大的胆子。
  
  周泽楷接了叶修回家等消息,好无头绪的他只能静等调查结果,而叶修那透亮的眼珠转动一圈,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就这样叶修算是在太师府常住下来,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半真半假的告知叶秋,对叶修来说,叶秋知道的越少越好,毕竟他的前程,不该被辜负。
  
  又一日清晨,叶修伸着懒腰,骄阳透过纸窗照射进屋内,塌上矮桌摆放的新鲜百合花清香四溢,晨露凝结的点点水珠折射出七彩光芒。
  
  叶修抬手戳了戳花蕊。这一幕倒像是在青鸾苑初见周泽楷的情形,他绘画时那专注的模样,却又透露出百合般的娇羞。冲突的神情汇聚印在脑海中让人移不开眼,事后念念不忘。
 
  “大少爷,太师说在书阁等您” 一名侍从推开房门恭敬说到。如今这个家里除了太师便是这叶修大少爷权利最大,不…某种程度上,大少爷更大…
  
  “他不去青鸾苑?” 叶修疑问。
  
  “这就不得而知了” 侍从递上外披回道。
  
  “知道了。”
  
  自那日主动一吻,周泽楷与他亲近不少,不仅同吃同住,周泽楷的举止更像是伴侣之间的亲密。叶修会意不少,但不敢过多回应。
  
  刚推开阁楼门就被一股狠劲拽了进去。清香扑鼻而来,叶修微笑,周泽楷老爱搞这一惊一乍的频道,不出所料,又被人吻了去。
  
  “嗯…” 纠缠不清的舌搅的他黏膜分泌的厉害,嘴里全是两人的混合物,在接吻上周泽楷爆发出热烈的占有欲,要将他生吞了似的,激烈的动作逼的他鼻音连连。
  
  “早安” 许久周泽楷才将他放过,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说。“夫人”
  
  “每天都是这样的早安我可不敢接受” 叶修推他一把,拿过他手里的古籍琴谱看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还有,夫人这词不能乱叫,你可没明媒正娶,传出去你以后怎么娶媳妇?”
  
  谁知周泽楷上前从身后抱住他,下颚抵在单薄的肩上。从衣袖中掏出一卷金色纸样递给他。“是明媒正娶”
  
  “这什么?” 叶修接过摊开,发现竟是一卷圣御。行云流水的龙体字写的清楚明白,他就这么被赐给周泽楷当媳妇了?有个这么强硬的后台还真是方便。“好啊,没经过我同意直接求了圣上?”
  
  叶修合上金卷挣脱开怀抱,随意的将卷轴放在案上,抱起琵琶擦拭,这模样,像是生气了。
  
  周泽楷抱屈衔冤,这不是你要求的明媒正娶吗?我是的呀!这么想却又不敢说,上前又是端茶,又是递润油的,殷勤的不得了。
  
  嘴可真是够笨的。
  
  叶修暗中偷笑,手里动作可没停,一副艴然不悦,只不过这会他的心思不在‘明媒正娶’,因为他发现,这把跟他奔波多年的缅花梨琵琶上出现了一道细碎的裂纹。
  
  大概是上次贼人作祟留下的吧。
  
  叶修脸色越发阴沉,竟没注意到这时周泽楷没了动静,一盏茶的时间,两声沉重的木箱拖行声打断叶修思绪。
  
  转头而望,只见书阁正中多了个封锁的大箱,叶修眯眯眼镜,从前也是悦物无数,具有眼见力的他从装载物的高贵便能看不出这里面的东西不菲。
  
  周泽楷见人注意力吸引过来,也不吊他胃口,拿出金钥开启这封尘许久的木箱。
  
  嘎哒声,箱子咧开一条缝隙,一阵幽香袭来,叶修不自觉放下琵琶穿过案脊,在箱子大开时站到箱前,届时叶修瞪大了双眼。
  
  他看见一杆木琵琶,木质即不规则深浅条纹,结构均匀柔韧,条纹清晰如新。上下极细的银线紧绷着。叶修忍不住伸手拨弄,弦音清脆悦耳,如玉珠走盘,泉水叮咚。
 
  “相思木?” 叶修抬头瞪着眼询问。
  
  相思木贴金舞鸾,攒蛾一啑重一弹。
  
  此琴为名,如雷贯耳
  
  周泽楷笑着点头,当着面取出递给叶修。
  
  “聘礼…之一”
  
  聘礼?这小子竟然铁了心要娶?叶修红了红脸,名琴在眼前,岂有辜负的道理。鼻音轻哼一声,抬手接过。
  
  相思木就是不一样,夏日触手及凉,冬日触手及温,手感似水一般。
  
  叶修踢过木椅,摆好架势调调音弦,周泽楷则做了个便宜观众,好琴配有心人。唱的他心声声犹如松风吼。
  
  曲毕,叶修眼里溢出兴奋之色,上次见还是他搬出古谱的时候。叶修的喜好真好参透。周泽楷起身跨过杂物压上
  
  “等!小心琴”
  
  惊呼声被吞下。叶修的注意力好像已经不在随意亲他上面了,很好,距离心的位置,又近一步。周泽楷吸着小嘴想。
  
  可惜现在只能亲亲,明明已经坐实夫妻之情,他又表明非他不娶,却屡屡被拒。上次被下了药脑海里没有太多当时的记忆,他还想多画几张好图收藏呢!唉。革命尚未成功,还需继续努力。
  
  下次再告诉他自己还藏有绕殿雷吧。
  
  至于双凤琵琶,嗯!等大婚那日再取吧。
  
  ——
  
  太师府里盛传言说,当今天下太师是个断袖。
  
  太师周泽楷隐去姓名高调贴出圣御,断袖又如何,他喜欢,小皇帝都没说个不字,岂轮的到他人多话?
  
  头两天得到消息叶秋从别院冲出来大闹了两天,扰的叶修头疼,晚上硬是狠狠的踹了两脚周泽楷解恨,先斩后奏的臭毛病能不能改改?
  
  “史上就你断袖断的理直气壮” 叶修撑着头笑。
  
  周泽楷搓搓有些红的大腿,知道叶修没有生气,翘着嘴角躺进叶修怀里拱了拱。
  
  小皇帝发来密函告诉他调查有了些小结果,明日若有空望他进宫详谈。叶修答应过,真相大白那日便嫁与他。
  
  他心急火燎,迫不及待想看叶修套上嫁衣,太师府红灯高挂,寝殿内彻夜红烛的那一天。
  
  
  
  
-TBC-

评论(16)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