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10)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戳这里好礼送不停w 👈🏻活动还未结束嗷w
  
前文  目录

  
啊~就想开个车而已!前提剧情怎么这么多!怎么那么难!
  
——以上
  
  
  
  翌日清晨,周泽楷洗漱完毕,一身朝服正装搂着叶修吧唧吧唧亲,美名曰送别吻,倒也不是叶修力量不足以推开周泽楷,好歹他也是男儿身,只不过呢,是自己不愿罢了。
  
  “爽了吧?” 叶修抹去嘴角银丝,拉了拉周泽楷的官领,栩栩如生的祥云红日好看的劲儿“还是第一次见你去早朝穿官服,仙鹤服不错嘛。”
  
  周泽楷点头,他白站一个正一品头衔官什么事都不管自然很少早朝,不过今日起得早,入宫事又大,正式点总不会错。
  
  见叶修一连打了几个呵欠,周泽楷心疼死了,真想脱了衣服抱着人躲进温柔乡里补眠。
  
  叶修瞧见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人又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翻了两个大白眼,自己先前装柔弱接近他是不是给了他一个定向印象了?看来日后不得不颠覆辜负他了!
  
  将周泽楷推了出门,叶修再打一个哈欠“我去补觉了,你早去早回路上安全” 我还想听听调查结果。
  
  对叶修的关心很是受用,周泽楷看着冰冷的门板嗯了一声,满心雀跃乘上进宫的轿撵。
  
  太师不管事但地位权利摆在那儿,不敢惹,阿谀奉承不过几句话的事,官爵们还是带着笑脸相迎。千篇一律的奉承,周泽楷只是点头并未回话,对比想想叶修桀骜不驯,有持无恐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朝间周泽楷都站立一旁默默注视着,无关他的话题他只会听着,从不言语。
  
  小皇帝处理朝政很筋道,早朝很快汇报至晚声,正当此时,地方官僚总管说话了,太后寿辰将至,其老家武林县后祖庙需要修缮进贡,请求拨至一批款项。
  
  小皇帝眯眯眼睛竟然沉默了一会,周泽楷瞧见他攥紧的拳头悄悄松开后,才出了声批下这比款。
  
  随后便以身体不适为由结束了早朝。
  
  周泽楷紧随其后,这是他的特权,身后太傅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两人离去的方向,搭着太保说起了话。
  
  “啧,你每次都等朕开口” 小皇帝哼了一声坐在养心殿龙椅上。
  
  周泽楷微微笑,小皇帝想说时自然会说,何必询问,这要是叶修的话,他的好奇心就不一样了。
  
  “先说说你男宠吧” 小皇帝抿了口茶
  
  “不是男宠” 周泽楷打断,面色越发红润 “夫人…”
  
  小皇帝愣了半天才咽下那口茶水,双唇颤抖,不行!他得保持身段,不能笑!
  
  “行行行!夫人夫人!哈哈哈哈!” 实在憋不住了!小皇帝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周泽楷满意的嗅嗅茶香,叶修就如这茶,深邃而清新淡雅尝上一口便让人难以忘怀。
  
  “关于那件事,朕倒是寻了些突破口” 小皇帝笑够了咳嗽两声正色道。“嗯…你夫人…咳!是京州商人叶檀的儿子对吧”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与他说了这些。
  
  “当年正是朕登基之时,朝政杂乱无章,朕也是有心无力治乱安危啊,那事有听说过,不过也是草草了事,哪怕冤枉了也只能是冤枉了” 小皇帝叹息着摇摇头,那几年他也年幼,亏欠了天下人许多。
  
  周泽楷还是没有说话,安静的听着小皇帝讲
  
  “暗卫顺着藤查了这么些天倒是翻出来些陈年旧事,当时叶檀罪名是他包揽军务制造的茅盾锻造工艺差劲,西关之战失败后他就被人告上刑部”
  
  “这事蹊跷就在刑部接手调查没多久,刑部尚书薛维倾离奇暴毙家中,随后太傅上书命了葛资为任。朝政不安我亦无心查之,现才得知葛资一上任便判了叶檀凌迟,随后就抄了家” 小皇帝说的有些口渴,眉头紧锁,灌了一大口茶水。
  
  “原因?” 周泽楷闷闷的出声
  
  “没有,处死档案里的罪名就是先前所诉,最令人费解的是,普通抄家一次结束,后物编载归入国案即可,但叶檀家,先后抄了三次有余”
  
  “他们在找东西”
  
  小皇帝点头。“在找你夫人?”
  
  “并未,叶修说,他们…还在找什么” 周泽楷放下茶杯说到 “上次受伤,也是”
  
  “看来是有秘密,总觉得此事与朕朝纲有什么必要的联系,这些年悄悄的拔除了些祸害但其根本没揪出来” 小皇帝烦恼,朝堂上到底不都是他的人,还有许多先朝留下的大势力,也不知道这些人存着的都是什么心思。
  
  既然如此,有这个突破口便能顺藤摸瓜,他有的是时间,这些瓜越烂,越好铲除,最后还能作为养料,杀鸡儆猴稳固朝纲!
  
  “有件事你得帮朕” 和周泽楷达成调查共识。小皇帝出声说。“叶檀的事还在调查,但一个突破口不够,他们今日倒是松动了”
  
  “后祖庙?” 周泽楷唇角微微上扬
  
  “哈,不愧是朕的太师!线报所说,后祖庙……” 小皇帝握紧拳头,怒放冲冠的模样。“竟然不是供奉太后,而是枯枝败叶、菟葵燕麦”
  
  “你带你夫人去游玩一番吧” 双方沉默没多久,小皇帝叹息一声对周泽楷说。
  
  周泽楷点头答应,正好关于他和叶修的消息席卷京城,叶修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快闷出毛病了,带去散散心也是不错的。
  
  之后二人吟诗作画,周泽楷献上新做与小皇帝鉴赏,小皇帝玩味十足,看了好一会戏说实践了就是不一样,画里透足了欲求不满。
  
  那可不。欲不满则速不达嘛。乘矫撵实在太慢,刚出宫周泽楷就夺了江波涛的座驾快马扬鞭飞一般的回了府里。
  
  叶修翘着脚,脸上顶着曲谱趟靠在院中晒着太阳。赠与他的相思木琴供奉一般摆在大桌上。前头果盘里还有他最爱吃的荔枝。
  
  湖边柳絮纷纷扬扬,这画面美的不可一世。
  
  周泽楷上前俯身亲吻他的额头,叶修脸上的曲谱滑下,翘长睫毛抖了抖裂开一条缝隙,流露出安静深幽却而有神的琥珀色双眼。
  
  “去武林游玩吧” 周泽楷词不达意的突然说到。
  
  叶修嗯哼一声。
  
  “陛下命你我” 又啄了啄他的唇瓣轻声解释。
  
  “关于调查?” 叶修似明白什么,询问至。
  
  “嗯,或有联系” 周泽楷嬉笑一声,侧着挤进躺椅,一手垫过叶修头,一手搂着人腰。“说于夫人听”
  
  叶修怒!却又没动,只是咬咬牙根吼了句。
  
  “夫你个鬼!”
  
  
  
-TBC-
  
  
  
  
  
  
  

评论(29)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