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29)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戳这里好礼送不停w 👈🏻活动23号晚11:59分结束w想参与的小天使们快上末班车~
  
前文  目录  
  
  
  
悄咪咪地更,因为我写的不好很方很害怕😱
  


  
——以上
  
  
  要说今日也是周泽楷生辰,面对他那无辜讨好的模样叶修怎么也拉不下脸凶他,含糊两句下不为例算是原谅了他。
  
  周泽楷自知得了便宜,眼疾手快的脱去外衣钻进被窝里,两颗定时弹不在身边,总算能安稳的拥有一会叶修过个二人世界。心归平静。
  
  外面已经没有夜晚那般喧哗,饲养的鸟儿唱起晨曲,叶修透过纸窗看见一抹抹红色,该是那张扬喜庆的大红灯笼。平视便是周泽楷泛着乌青的眼睛。他亦如此。想来自己的模样也是个糟老头。
  
  “枪王大人准备赖在这儿?” 叶修笑说
  
  周泽楷则是将人搂了搂,自然了,雪天外头冷,哪有夫郎的温柔乡舒服。
  
  “这球算是卸了,月子过完你安排安排我复健?” 叶修顿了一顿才说出口,现下十一月底了,过完年第九届灵山争夺战打开,随后就是突围赛,名单早已提交上去了,这是他带兴欣闯进联盟的机会。
  
  现在他还有近半年的时间。
  
  “一定…这次?” 周泽楷不太放心,叶修才刚生产完,底子里都虚透了,大补身子都没那么快,还要上场战斗…周泽楷想想都有些心惊。
  
  “嗯,兴欣一直依靠你轮回也不是个事儿,再说年轻人,耽搁一年多浪费?到时候我就上上团队,其他让他们拼,听老魏的报告他们成长不少,你别担心啊,突围赛结束又有半年时间修养”
  
  “嗯…好” 掀开碎发,看着叶修弯弯的眼睛,就算是劝也劝不住吧,叶修的心性他还不了解么?既然这样,那就全力支持他吧。
  
  
  ——
  
  生辰当日免了所有的训练,这是周泽楷过的最平淡又最不平淡的生辰,他从早到晚待在寝室里,陪着叶修说话,养眠,琢磨月里的饮食。然后拜托小舅子去微草采购新鲜的药材
  
  叶修本想打起精神多陪陪周泽楷,可敌不过虚透的身体,就这么昏昏睡了一天。
  
  周泽楷拉了个案辑坐在床边整理好事名单,这个大陆也该为这事热闹热闹了。
  
  江波涛轻叩房门遛了进来,月事喜帖他需要与周泽楷报备一番,屋里还有些淡淡的血腥味,江波涛抬头便看见熟睡的叶修,微微嘟着嘴,手里拽着周泽楷的衣角,像个孩子一样的侧颜。人们都说睡觉时是最没防备的,最容易透露心灵。从这模样来看,原来私下闺中的叶神这么温婉。
  
  周泽楷挪了挪屁股,在自以为不经意间挡住了叶修。伸出手拉了拉被禄,轻咳一声将名单交由江波涛。
  
  噗!江波涛伸手悄悄地掐了一把自己,憋着口气差点笑出声,他楷皇这无微不至、深入细致的保护,搞得好像谁真要抢了夫郎似的。
  
  江波涛表示,自家这醋皇还是不惹为妙,于是拿了名单就跑,报备什么的,还是等楷皇‘出关’再说吧!
  
  周泽楷哼了声,低下身子吧唧亲了口,叶修毫无戒备的可爱模样,怎么能给别人看呢?哪怕最亲的人也不行!
  
  
  
  ——
  
  
  
  
  按照习俗月里的叶修得亲自动手照顾孩子,这两天叶修越来越有坤泽该有的味道,温柔贤惠,正如现在,窗下他一手拖着婴孩,动作驯熟的帮他换下尿布。
  
  “不喝!”叶修低着头忙活,嘴上凶巴巴的训斥着“只要你不捣乱,孩子们绝对够。”
  
  周泽楷却丝毫不脸红,放下汤碗上前搂住他,在脖颈上嗅嗅,哺乳期的叶修身上总带着一股奶香,混着他坤泽特有的味道好闻极了。掀开落在颈上的碎发,在腺体处吸上一口,感受叶修轻微的颤抖,十分恶趣味。
  
  “你儿子还光着屁股没瞅见吗?你要不介意他感冒就继续闹吧!”
  
  周泽楷应声,穿过腋下的手帮忙扶住孩子。让叶修有空余更替,嘴里还一个劲儿念叨他,说起喝汤的事儿他就生气。
  
  月里总要喝些养生的汤药叶修是知道的,为了早些恢复体力,叶修一碗不差喝,只是进补大量的后遗症好像是容易胀奶……两宝现在还小,虽然次数多但食量不大,很多时候吸两口就不肯再喝,这让叶修胸口堵着难受死了…最后憋的满眼雾气勾搭上周泽楷,哀求他帮帮自己。
  
  周泽楷仿佛得了趣,揉-捏-按-压,玩的不亦悦乎,哺乳期涨奶十分难耐,叶修催促的声音色情的不得了。
  
  直到这时周泽楷才会低头含住,轻轻吮吸缓解他的难耐。他只能抱着周泽楷的脑袋哼哼唧唧,像是哺乳一只巨婴,其实这感觉和哺乳没什么两样,只是对方是周泽楷,总带着一股羞耻之意
  
  给自己的爱人哺乳…这实在是…太淫秽了!
  
  直至今日沐橙前来探望与他聊聊训练情况,无意间一句“你是不是喝了催乳汤”点醒了他,不摆点脸色,周泽楷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十分欠揍!
  
  叶修包完尿布抱起哭闹的崽子哄着,哄娃技能点已经点亮,没一会宝宝就嘟着嘴熟睡。周泽楷瞧见黏了上去“修修……”
  
  “说了不喝,欺负哥很好玩?” 叶修甩开他,抱着孩子放入藤篮中,戳了戳他的小脸,随后坐在一旁看起千机伞相关,周泽楷则愣了愣,叶修好像…真的生气了。
  
  摆脸周泽楷是最怕的,叶修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尔雅,对他也都是体贴入微,甚至还会撒娇,这让他似乎忘记自己的爱人也曾是一方雄霸,这个大陆顶尖的高手。
  
  看着他随意盘起秀发,抱着书轻轻晃动摇篮的模样,因生产做月而有些发福的身子,眉宇之间多了许多柔情,那些个英气、狂野不羁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周泽楷轻轻跪坐而下,贴着双腿头轻轻伏在双膝上。叶修这个角度被书挡着瞧不见他的脸,却微微笑。咳、小吵怡情嘛!
  
  “不会了”周泽楷轻轻的说,黏糊的声音夹杂着委屈之意。
  
  叶修给气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被他给欺负了,愤愤的拿书砸了下周泽楷的帅脸解解气。也就随他去了,面对周泽楷自己从来都是十二万分,重中之重。
  
  
  ——
  
  
  年底,雪越下越密,像织成的一面白网,白茫茫的覆盖住整个轮回城。穿过轮回宫殿来到花园,袅袅婷婷的烟树,云雾缭绕的温泉,棱边坠着晶莹剔透的冰挂。亭中却是鲜红一片,彩飘灯笼高高挂起,院众人皆是欢喜一片。构成了一个神话仙境。
  
  今天是轮回皇子满月典礼,此时这里聚集了整个荣耀大陆的顶尖选手。
  
  “队长队长,老韩他们今年放大招啊,我刚瞧见他和张新杰带着老乐老林进去了” 黄少天惊讶一句 “全员出动?这是来贺礼还是来下马威来了”
  
  “少天,你要这么想,我们带着瀚文来,那也是下马威” 喻文州掀开厚幕踩下马车说。
  
  黄少天哽了一下,刚想说话却见一小少年从马车跳了出来,刚落地捧起一把雪花抛洒而去 “哇!轮回大雪真好看!我们那什么时候能下这么大雪呢!”
  
  站在逆风口吃了一嘴雪的黄少天噌的炸了毛,揪住瀚文就来一场爱的教育。
  
  瞧这模样喻文州摇摇头,取过贺礼紧随韩文清的脚步,入了城。
  
  
  ——
  
  宫中寒暄,喻文州谈即此事,韩文清看看低头堆着雪人的瀚文稍稍点头。“你们也不赖”
  
  文州叹了口气,瀚文可不像张佳乐、林敬言是个深知配合度的老选手,要雕琢块美玉,也是件难事。
  
  后到的楚云秀一见苏沐橙便扑到一边,有个许久未见的无话不谈姐妹,谁还管那些云云尔尔。苏沐橙给开了个后门,率先遛进寝殿内看看轮回小皇子。
  
  “哟,这么快就来了?” 叶修从里室出来,大红色的长袍张扬喜庆,他也合适,闷着一个月了。皮肤比雪还白。发了福气的身子与从前操劳瘦弱相比,楚云秀觉得现在好看多了。
  
  沉浸在幸福中的人儿呀~楚云秀笑了 “那可不,就等你出去呢”
  
  叶修点头,随后周泽楷推着摇篮也走了出来,脸色红润。楚云秀打了个招呼,低头看去。两眼突然发光!这两孩子真是继承了荣耀第一帅的好基因,可爱的不得了。
  
  “来来来,姨抱抱” 说着抱起正吸着手指的大娃,这孩子极乖,被搂进云秀温暖的怀里咯咯笑。
  
  “姨?你这过分了啊。怎么也得是姑姑” 叶修揽揽头发戏说 “人沐橙可也是姑姑”
  
  苏沐橙耸肩表示自己是被迫的,叶修接着说 “你俩别眉来眼去的,就是姑姑没的反驳”
  
  云秀瞧一旁默默微笑视线一直跟着叶修的楷皇大人,这人都快给您宠上天了还搁这笑呢 “得嘞!姑——姑抱~”
  
  
  
  ——
  
  
  自当叶修满意的推开房门,大部队簇拥着向花园走去,一个月了!他总算是解放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老叶老叶!总算是出来了,你现在怎么磨磨蹭蹭的?孩子呢孩子呢!把侄儿给我抱抱!” 弄死黄少天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上他的嘴,憋死他,这是叶修从前的想法。不过这次是他憋太久,反而觉得这咋咋唬唬的声音,十分悦耳。
  
  “我本来早就想来看你了,都是队长说不能打扰你不能打扰你,成天在蓝雨盯着瀚文一点也不好玩” 黄少天挤开沐橙,凑到篮边。“诶!这不是缩小版的周泽楷吗?…也太像了吧,要说是周泽楷生的我也信”
  
  “怎么说话的?这本来就是周泽楷的孩子,不像他难道像你啊?” 云秀瞪了他一眼。
  
  叶修对此到没说什么,只是谴责一番“声音小点,吵着我儿子你就接受小周怒火吧,还有大眼儿,别老盯着看,你那只眼睛都快丢出来了,老韩你也是,成天绷着个脸,换位思考一下,我儿子得有多害怕,诶诶别别别,你还是别笑了,笑起来更可怕。”
  
  叶修说着说着,将人点了一遍,垃圾话的功夫倒是没落下。很快这里成了聚焦点,一圈一圈围满了人。
  
  叶修被淹没在恭贺声中,脱离比赛,他和在座的人都是最好的朋友关系,生人如意事无非亲情爱情友情事业,他此时获之其三。
  
  主角的出现整个轮回宫陷入雀跃沸腾。叶修更是组织起友谊赛,毕竟这里都是职业的。好不容易聚集一次,不比一比,岂不辜负?
  
  现在花园内分成两拨人,一半看娃,一半研究战术。
  
  “啧,老林真是” 方锐吸口果汁看台上正用新武器试手的林敬言眼里些许羡慕。
  
  “怎么,你就没机会回去了?” 叶修说
  
  “咱们这不是一点底都没有吗?再说你才刚生完”
  
  “这不妨碍,争夺赛是给有信心的人,该准备好的是你” 叶修微微一笑,拿起自己的杯子与他一碰,缓缓说道。之后便不再言语,看向台上比赛拍手叫好。
  
  就在这热火朝天时,有声异响带着不速之客造访。
  
  花园围墙被冲撞出一个大洞,来者一杆战矛与江波涛相撞,待尘雾消散,破洞处走出一人,拍拍尘土,视线在众人间扫射一番,然后开口 “好热闹啊”
  
  
  
  ———
  
  
  叶修到十分淡定“不走寻常路可不像你的风格。”
  
  “若是你给我发了请柬,也不必如此” 那人呵呵一笑
  
  “既然如此,又为何而来?” 周泽楷已经走到叶修身前,脸色有些不好,不请自来,自是没什么好事。
  
  “好歹共事多年,来贺喜一番有什么问题吗?”
  
  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膀示意没事。有些耻笑的说“陶轩,咱们都这么熟了,跟我玩文字游戏,还有意思吗?说吧,什么事?”
  
  陶轩招手,那杆战矛主人收手退回,有些不太高兴,他的战矛在进入轮回宫的时候,便开始低鸣,似乎被谁吸引着,而罪魁祸首就是它的前主人,叶修。
  
  陶轩微微眯眯眼睛。“我来,向你要回样东西”
  
  叶修蹙眉,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陶轩也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放弃这个。
  
  顿了顿,见叶修没有说话,陶轩摸摸手腕接下去说
  
  
  “你该不会忘记,苏沐橙,还是我嘉世的人吧?”
  
  
  
  
  ∠( :3 」∠)_
小剧场:
  
  叶修“你可以帮我洗个东西吗?”
  
  周泽楷“什么?”
  
  叶修“喜欢我”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6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