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只要活的久,没什么不可以拥有。

*私设如山,ooc似海
*一个无脑饼
*混乱画

目录 一个停车场
  
  
时间线穿插,正线在世邀赛结束后。
相恋两年设定,目前同居w
平淡无味的白开水。
  
  
  
——以上
  
  🐧
  
  
  “靠!老叶!你TM现在是谁家的?” 魏琛连珠却不妙语,语速差点能赶上少天,这不,给气的不清。
  
  “嘿,老魏你又退步了!这么着不行啊,为了兴欣的发展,我陪你练练手” 叶修嘴里调笑,手速越来越快,操纵着名为枪王世界第一帅的神枪手便冲了上去。
  
  “我退役了!我退役了!你想练手找莫凡去,别缠着我” 魏琛头大,好不容易在网游带次队伍。刚刷出稀有boss就被轮回公会一名神枪手缠住了,刚开始惊讶于不会是周泽楷来了吧。随后对方种种迹象扑面而来的无赖法暴露了叶修本精。
  
  “你这人怎么还这么不要脸?送上门来了就陪哥好好玩玩” 叶修说着给魏琛送去一发阻击弹,先发制人。
  
  魏琛惊险躲过,究竟是谁不要脸?气的大吼 “你要无聊就回来!别成天没事找事”
  
  “这不是给你立牌坊的机会吗?怎么不懂好好珍惜” 叶修嘿的一笑,加快了速度。陷阱早就布置完毕,本想拖着魏琛玩玩,可现在没时间了。只好一个大丢了出去,魏琛退无可退,在被爆头的那一瞬间,耳机传来叶修清爽的声音“喂!小周啊”
  
  “靠!死不要脸” 兴欣这边魏琛气的摘下耳机往桌上砸,伍晨摇摇头,这叶神啊,无论过了多久,还能让人‘闻风丧胆’
  
  
  
  ——
  
  🐧
  
  叶修手指猛点,身边的电话已经响了一遍,他需要快些。一招定胜,送魏琛马甲归西后,以零点零一秒的速度接起电话。
  
  “喂,小周啊” 叶修耸肩夹着手机活动手指。
  “哥刚才网游呢,你训练结束了?今天很早嘛”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不想吃的?哥做的没那么难吃吧”
  “哦,要约会啊,以后说话要快些,哥刚可被你伤害了”
  “别别别,别道歉,你这性子什么时候改改,不知道的都以为我欺负你。”

  “在楼下?我换件衣服出门。等我会”
  
  叶修按下挂断键抬腿起身。拉开封闭了一天的窗帘伸个懒腰,他目前的坐标位于繁华的S市,自出柜后不可置信的得到了家人的祝福,在祝福中搬来S市与他的恋人周泽楷同居。这的房子是周泽楷全资买的。叶秋出钱装潢,要说为什么是叶秋呢?叶修理直气壮‘哥没钱啊’
  
  叶秋嘴碎办事效率却高,空荡的毛坯房经他一手住起来舒服极了。还记得交房时叶秋扭扭捏捏推了箱东西给他,只是碍于他忙着收拾东西竟然忘了打开检查,被周泽楷捷足先登,最后自己被周泽楷和那箱东西玩的不轻。从此叶修与叶秋单方面结下梁子。
  
  叶秋喊冤,明明为了哥哥的性福贡献如此,怎么得到的却成反比了呢?!
  
  叶修洗漱出来,轻轻抓了抓头发,毕竟是约会,精神点总是好的,难怪早上小周出门拿了啾啾鹅出门。想着叶修脱下睡衣,露出精瘦的腰际,蝴蝶骨处几颗粉红的草莓印煞是好看,套上啵啵鹅遮住圣窝羞人的牙印,叶修咯咯笑,果然恋爱中的人都很傻,他都三十的人了,天天陪着周泽楷穿情侣装装嫩。
  
  
  ——
  
  🍃
  
  说起啾啾鹅和啵啵鹅这事就要追随到叶修刚公开出柜那会。叶修带着周泽楷回了B市,他出身的地方。
  
  叶修实际紧张的不行。母亲还好说,温文尔雅大家闺秀,思维超前,叶修先前试探过,母亲只是说,他过得好,什么都好。叶秋吧,他早就知道了,不管他接受与不好接受,他这个哥夫是案板上订着的,不可以改变。
  
  唯一难搞定的就是他的父亲,死板,固执。这个是叶修对他的认知。这些年倒是好了许多,放他去了世邀赛,可那毕竟是为国争光打动的他,现在和周泽楷的事儿,他不觉得丢人就算阿弥陀佛了。想要他接受,真是让人觉得比徒手登天还难。
  
  面对这一扇承重的楠木门,周泽楷捏紧叶修的手,像施了魔法般,叶修双眼归于一汪清泉。他笑了笑反捏一把“周泽楷啊,无论今日结局如何,请带我走”
  
  “好” 周泽楷给予承诺 “不会放手”
  
  推门而入叶修很快打破和谐场景,笑不出来啊,心里积着这些事。简单明了介绍了周泽楷 。
  
  “爸、妈。这是周泽楷”
  
  “我…男朋友”
  
  叶修母亲手抖了抖,依旧保持微笑,邀请周泽楷入座,周泽楷礼貌的道了声谢,但他没动。因为叶修没动,他自然明白着。
  
  叶修咽了口唾沫,再度郑重 “我男朋友”
  
  此时此刻空气凝固、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声音,叶秋紧捏着双手,父亲的脾气他了如指掌,真怕他下一秒起身就是一个爆发式冲锋枪。
  
  先打破僵局的还是叶修母亲。一个经典的女人,依旧保持着微笑。轻轻地拍了拍她老伴的手。沉着的说
  
  “修修。跟泽楷坐过来说话吧” 
  
  没有想象的疯狂画面,莫非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叶秋不懂,叶修更不懂,与周泽楷四目相对一下。迈着沉重步伐坐了过去。
  
  离的更近了,可以清楚瞧见父亲微微颤抖的唇,明显在忍。
  
  “修修” 母亲视线来回穿梭,周泽楷微微低着头,乖巧模样。他可把人家宝贝儿子拐跑了。这罪行供认不讳却不能放弃。“难得回来多住两天?” 
  
  “妈,我不希望拐弯抹角的说话” 叶修深吸一口气。没有被带走话题 “既然说出来,我和小…泽楷肯定是深思熟虑之后决定的。你们或许不理解,我能想象你和爸会觉得这是心理问题。但不是,我不是gay,我只是喜欢他,我回来,不是征求意见,而是通知。这跟你们同不同意没什么关系。我只会和他在一起。”
  
  周泽楷看着说的很随意却很坚韧的叶修。从他认识起叶修好像就是这么个人。无法束缚,也让人无力束缚。说他像荆棘鸟,更像是凤凰,他总能经历烈火的煎熬,痛苦的考验,涅槃、重生。
  
  说完这些话叶修勾起唇角,坦露后爽朗一片。哪怕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无所畏惧。他已经抵达彼岸。只要周泽楷还牵着他的手,前路漫漫又如何?
  
  又是一片寂静。而叶修冬去春来,四周开满了鲜花,悄悄的和周泽楷十指紧握,相视而笑。叶修挠挠周泽楷手心痒痒肉,丝毫不在意这尴尬的场面。
  
  看着父亲比锅底还黑的脸,叶秋只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在这座将喷发的火山前,他多么渺小!
  
  母亲也找不到措辞继续,她也不是说不同意…叶修这么多年母胎单身,凭着女性的直觉她总能看出一些,只是突然的…只能说被吓到了。
  
  这个时候竟然是父亲先开了口,他咳嗽一声,威严将这一切打碎。“叶修,再说一次你是认真的”
  
  声音不大,不恶而严。
  
  叶修抖了抖,如此平静的父亲甚是少见。他手机里微微用力,磨不磷,涅不缁。“我很认真,矢志不渝”
  
  这次没有停顿,父亲紧接着起身抚平衣角。“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过日子,分手就别回来了。我不希望听你说这话第二次” 说罢挥袖离开。
  
  叶修,不,该说全家人都震惊了。老爷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平静。没有她们想的那些过分行动。甚至连一句训斥都没有。叶修回头盯上周泽楷。张张嘴吐不出半个字。
  
  “呼,你爸…都这么说了。妈妈还能不同意?” 母亲回神,越看周泽楷越是喜爱。多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没什么不好,无非未来少一个孙儿,那就让叶秋到时候多生两个也就补回来了。
  
  “这和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叶秋啧叭两下嘴,吐槽到。
  
  叶修则点点头附和“果然是我们小周太完美了,连老头都被俘获”
  
  “你就死命往他脸上贴金吧” 叶秋哼了一声。天要下雨他无力阻拦,居然哥哥要嫁人他也无任何说话之地,这个弟弟也太没地位了!
  
  话音才刚落叶秋嗷的一叫。耳朵被母亲揪了去 “好啊秋秋,你早就知道了不跟妈妈说?现在学会有事瞒着妈妈了?你过来,看妈妈不好好惩罚你”
  
  “嗷妈妈妈妈妈妈妈!您明明猜……啊………!”
  
  看着被拖走的叶秋,周泽楷眨眨眼,有些不知所措。叶修哈哈大笑,半身瘫倒在他身上。“别怕,叶秋只是帮咱妈挑衣服去了,这可是咱家一大酷刑。”说着抬手捏了一把他的俊脸“啧。小周怎么这么好?进门还没说两句话就俘获咱爸妈?”
  
  周泽楷眯着眼睛笑,伸手搂住叶修腰 “是修修多人疼”
  
  暖和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下。周泽楷瞳孔被染成茶橘色,波光粼粼,长长的睫毛低垂着,每一下细微的颤动,犹如羽毛,叶修触摸而至,心头一动,跃过这道坎,万物都如此灿烂。
  
  时间一点一滴,两人就这么靠着唠嗑。
  
  “哥!咳!” 叶秋双手拎物遮脸 “你俩注意点行不行?要脸吗?”
  
  “跟你还需要脸?” 叶修挑嘴戏虐
  
  “过分了啊” 叶秋扔了两件衣服过去,瞅了瞅还腻歪在周泽楷身上的叶修,撅撅嘴。“妈给你俩的…你两得好好过啊,别让这人欺负了你”
  
  “嗯,我知道了” 
  
  “切!你每次都这么回答。” 
叶秋捏捏手转身
  
  叶修摊开衣服,两件宽松版的大沿帽卫衣,不同尺码的灰扑扑和黑扑扑,中间两只贼可爱的毛绒绒小企鹅,一只绣着啾,一只纹着啵。翻开袖口。里面用不同的对应色刺着 
  ‘修修拜托你了’
  ‘妈妈祝福你’
  
  叶修一把塞进周泽楷怀里,搓搓眼睑。鼻音有些浓厚。“这么简单,哥便宜你了”
  

  周泽楷叠整齐,嗯了声,简单却不便宜。以后也会加倍珍惜。
  
  自此以后,这件被家人祝福的衣服成了约会史上出现次数最多的一件。
  
  
  

  ——
  
  🐧
  
  
  叶修穿戴整齐,顺手关去电源,轻点指尖感受鞋子是否合脚,哼着歌出了门。
  
  现在已经是第十三届荣耀赛了,年后既是积分赛,才刚开年,加入联盟管理层的叶修不忙,赖在S市当了名副其实的宅男,恋人周泽楷目前在联盟如日中天,人气也是一如既往的火爆,老婆粉能排队到火星去。
  
  不过呢他和周泽楷现在还处于地下恋情,被扒出与周泽楷同居又有许多正义直男粉‘澄清’这只是兄弟情。
  
  主人公二人对这闭口不谈,这闹腾一番,倒是让目前cp榜稳占头名。
  
  地下停车场周泽楷靠着等了好一会,才见叶修的身影从电梯中出现。习惯性的笑,叶修瞧见哟了声很快上前。
  
  捞过人啵了口。一天未见想的劲。也不知道过段时间叶修被联盟强召回,自己要和他分开多久。
  
  “等久了?这什么表情?” 叶修刚想说抱歉就瞧这人一脸委屈样。“不过磨蹭了点不至于吧?”
   
  想你” 周泽楷腻着说
  
  “啧,都这么多年了还天天想想想的不害臊?” 赏他一枚脑瓜崩,拉开车门坐进去。
  
  毕竟两人现在名气也大,出门还是需要个代步工具。能约会的地方也不多,无非就是一些隐匿些的餐厅。
  
  果然今日还是老地方,周泽楷发动车熟练的拐了出去。
  
  车内稳得让人昏昏欲睡,叶修斜靠在软椅上,侧视着周泽楷,褪去稚嫩的周泽楷愈发帅,刚毅的棱角,亲吻起来柔软的唇,和总会顶着他的高挑鼻梁,身为睫毛精而不自知,总爱一个wink撩的他热血高涨。
  
  说起来他和周泽楷的恋情开始的也算水到渠成。稍稍一点破,爱意便灌满整个心窝。
  
  
  ——
  
  
  🍃
  
  
  
  “大家好”
  
  叶修迈着沉重的步伐,神情不情不愿的推开门。
  
  “我来了” 叶修一边说话一边摆弄投影仪,敷衍的操作两下,没精打采的模样。
  
  果然回应他的是他未来队友的不可置信,这种久违的感觉还是令人欣慰。
  
  斥责中传来周泽楷似有些高兴的声音,加入这顿闹剧。
  
  好啊,没想到你也跟着闹腾。叶修表示记下了。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喜欢上周泽楷,却没戳破,亦不敢戳破。
  
  随后苏黎世之行,心脏喻分房表示公平公正,将叶修与周泽楷推入一间屋内。名义要求叶领队进一步加强总攻手枪王。
  
  “要好好相处哟” 苏沐橙拉着楚云秀眉来眼去,阴阳怪气的说了两句跑开
  
  叶修轻咳两声化解尴尬,怀抱着这种心态还怎么能好好的和周泽楷相处啊!
  
  “前辈,介意吗?” 先打破的反而是周泽楷,他指了指自己的衣物和橱柜。虽然是双人间,但这不是豪华套房,衣柜呢只有一个,周泽楷的礼貌性更是让叶修捂脸,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之人。
  
  “不介意,你别嫌弃哥平时邋遢就好” 叶修搓搓手,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男神面前,还是想保持着良好的模样。
  
  周泽楷点点头,开始收拾东西,在将衣服挂进衣柜时,对着空荡的木柜说“我会照顾你”
  
  ‘啪嗒’ 叶修手里拿着的东西猛地砸在桌上,惊了一跳,随后手忙脚乱的捡起。……!周泽楷这么撩人他自己知不知道?
  
  随后的日子叶修更是煎熬,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周泽楷的味道。叶修埋在枕头里,昨晚因为凑在一起讨论新招数与战术,这段日子的规律作息让叶修生物钟强制执行。竟然抱着周泽楷在自己床上睡了一夜,早上一睁眼就是那张帅脸,他爱慕多年的人。当然,他以为当时在做梦,才会凑近亲了一口,只是浅浅的印了一下,周泽楷应该不会察觉吧!?
  
  叶修趴在床上瞪着腿,这不自知的少女式的动作却被周泽楷收入眼里。
  
  
  “你还没告白呢?” 苏沐橙滋滋一口果昔撑着脸十分无奈的看着他。“喻队都这么助攻了,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叶修蹙眉戳了她额头 “这跟怂不怂有什么关系?小周一看就直男,不能说破”
  
  “你怎么知道他是直男?” 张佳乐摘下帽子放出小辫从身后拱了下他。然后抢了隔壁的小蛋糕。
  
  隔壁炸了毛,一边掐着他脖子一边叨叨“老叶你就是怂,你怎么知道周泽楷不知道?我们可都知道了他估计早就知道了吧?你当他傻呀!?”
  
  叶修脸黑,在场除了孙翔唐昊和周泽楷其余人全部到齐了,进来时他居然没发现?出国一趟这些人的伪装变高超了哈!
  
  “叶领队,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喻文州拉开黄少天平静说。
  
  张新杰则放下手里的书推了推眼镜“根据周队对你的反应来看,也不是没有机会”
  
  “等等…等等!” 叶修打断 “这是你们操心这种事的时候吗?” 
  
  “老叶别扯开话题!上次你出选手通道被粉丝推了一把摔伤你没见周泽楷那紧张的样子。”
  
  “就是,差点找人打起来”
  
  “还有人家风雨无阻的给你带早餐,他又没那个义务。别说因为他要锻炼顺路啊!我可看看他暴雨天还出来,为了不让食物淋到,抱着狂奔,衬衫都湿透了”
  
  “嗯,他先前还特地来问我你的口味,要知道他一个不善表达的人,问出一大串问题的画面有多滑稽。” 
苏沐橙附和
  
  叶修攥紧双手,他也知道啊,同寝几个月,他的衣食住行几乎被周泽楷全包,他会在天凉的时候给他摆好一件衣服添上,夜晚熬夜研究战术的时候,他会递上一杯温热的牛奶,那个人温柔透顶。
  
  “上啊,你还犹豫?” 
  
  “怎么上?” 
叶修陷入忧伤 “怎么上?小周和我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苏沐橙问。
  
  这到把叶修问住了,哪里不一样?
  
  “你啊,是掉入牛角尖啦” 楚云秀咯咯笑 “刚开始你的定位就是不能说,潜意识里面你就是不能说。果然再聪明的人恋爱的时候都是傻子,唉”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似懂非懂。
  
  王杰希摇头叹息,随后起义众人将叶修丢回宿舍。
 
  
  
  
   
  周泽楷刚洗漱出来,湿漉都头发,健壮的身体,好看的人鱼线突起。叶修面对这一切整个人还是懵的。
  
  吞咽一口唾沫,磕磕巴巴
  
  “在一起吧…周”
  
  “好!”

  
  没有生动的表白措辞,就这么平淡无味。毕竟被揽入怀中亲吻的叶修,还是满脑子浆糊。
  
  
  
  ——
  
  
  🐧
  
  
  周泽楷将切好的牛排换至叶修面前,叶修咯咯笑,戳起一个塞进嘴里,明明他更爱吃老北京火锅,不过嘛。每次周泽楷约他来这种地方,那肯定有重要的事要说。
  
  周泽楷手指轻轻抹去他嘴角的酱料,这种少女漫式的玛丽苏桥段周泽楷运用起来得心应手。却不让人讨厌。
  中指上银晃晃的戒指闪了闪。被叶修拽住。“职业选手啊小周,职业选手!不影响操作?”
  
  “训练没带” 周泽楷反握,捏捏他的手 “叶修也带”
  
  “扑哧” 叶修怕痒,手里痒痒肉被搔刮一下噗的笑出声 “我带脖子上呢” 这是从苏黎世回来时周泽楷送他的定情信物。
  
  “那以后,带这个”
  
  指尖微凉,正准备瞅瞅,眼里却是一暗,随之深吻而下。
  
  啧啧声充斥着小包厢,叶修抬手搂着周泽楷的脖颈回应。
  
  待四瓣通红,周泽楷才放过他,叶修这才低头定眼。一枚全新的男士钻戒,亮的出奇。
  
  叶修反应了半天,面色红润 “小周,你这是求婚呢?” 
  
  “叶修,答应吗?” 周泽楷到有些害羞了,涩涩的。
  
  “不答应某人不也霸王强上弓?强扭的瓜不甜嗷” 
  
  “甜的”
 周泽楷笑眯了眼 “很甜”
  
  叶修挥舞两下看了个够,经周泽楷提醒才想起将凉的食物,这次与人扯了话题。
  
  “嘀嘀——”
  
  “嗯?” 被话外音打断,叶修疑惑的拿出手机。“是沐橙”
   
   7:23 沐橙:该兑现诺言的时候到了!
  
  (周叶军立二刷截图)
  
  (附!聊天记录)



  
  “噗!” 叶修一口橙汁儿喷出。面色古怪的盯上周泽楷,周泽楷视线缥缈,一看就知道这人怀了小心思。“你和沐橙串通好了吧?今天求婚?嗯?”
  
  回应他的是周泽楷软软的笑 “公开吧叶修”
  
  “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了。”
  
  



  ——
  
  🌸
  
  
  

评论(31)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