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楷皇是个性冷淡?(31)

*私设如山,ooc似海
*架空abo?大概!
*abo是为了名正言顺带球,ooc是为了你侬我侬
  
 
前文  目录 

  
  
  再撒把土。
  打架好像没什么剧情又不能弃…想带娃玩。
  
  
——以上
  
  
  
  “打!”楼冠宁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但是在场数十位职业选手。都是各个国家的领袖精英。闪的让人有些晕眩。
  
  “那我可就来了” 黄少天可不管他准备好没有,干掉他就能与现在走散人路的叶修打一场了,心切只求速度!
  
  好戏倒是开场,黄少天一晃,六个身影分散出来,奇对着楼冠宁围了上去,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是一场单方面完虐时,楼冠宁的表现倒是不错,攻击谈不上躲避倒是勉强可行。
  
  黄少天惊呼状 “速度不错嘛!接下来你可得小心了” 他嘿嘿一笑,下一秒一段连击打了过来。楼冠宁吓得不轻。“嘿!左边!右边!头上!不对不对!是头上!”
  
  楼冠宁一开始还能保持警惕,可后来才发现,黄少天的提醒,只是单纯说话而已,吵得他连注意力都无法保持。友谊赛!不能禁语音真是太可怕了。
  
  好可怜,三个大字充满在场所有人脑海中。楼冠宁就这么被吵着K.O,整个人还是懵的。连狂暴状态都没能拦住黄少天的攻击,只因对手是黄少天啊!上一次这么强心悸还是和周泽楷对决的时候…职业封神的人都太可怕了!
  
  “哈哈哈哈服不服服不服!快换老叶上来!!” 黄少天挥挥冰雨仰天大笑。
  
  楼冠宁一脸苦涩下了擂台。“他…好吵”
  
  “哈哈哈辛苦辛苦,好好盘复吧,会有用处的”叶修笑着,能让联盟改规则的嘴能不吵么?
  
  “老叶别废话!看你怎么跑!还有的上一并上来吧!” 黄少天呐喊
  
  “哦!这可是你说的啊!” 叶修转头对他一笑,蔫坏蔫坏的那种。一看心就脏,黄少天被笑的脊梁骨发凉。随后便看到兴欣队员排队站在擂台下对着他打招呼。
  
  “靠!!你们把我当陪练机了!?不打不打不打”
  
  “诶诶诶!刚可是你自己说的,文州你看这抵赖可不太好吧?”叶修转头看向了喻文州
  
  而喻文州想都没想点了个头 “是不太好,少天要对自己说出的话负责”
  
  “不是吧队长……队长啊…!”
  
  至于黄少天要狼嚎到什么时候他可不管,反正肯定是赖不得的,免费收获个顶级陪练机,完美!
  
  “修修!” 正当叶修准备考察一番,被叫去殿后的周泽楷回来了,满头大汗有些急切。
  
  这模样就是平时打十场擂台都不会出现的。叶修吓了一跳。赶紧拽过人询问
  
  “宝宝…闹了” 周泽楷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挠挠脸颊,他对哄孩子最束手无策了,奶妈都哄不住,他抱着简直像怀里快炸的弹药。不敢重不敢轻的,折腾疯了。
  
  叶修一边笑话他一边替他抹去汗珠。“哥去看看,这里你安排点啊”
  
  “我也去” 想看叶修哄孩子的样子,吸取点经验 “这里有江他们”
  
  “噗,走吧走吧,不过你得答应哥管好你自己,敢动手动脚你就一个月睡书阁吧”
  
  “好!” 周泽楷赶紧举手发誓道!
  
  叶修将信将疑,周泽楷在他这早就刷完了信用度。
  
  老远就能听到娃儿们的哭闹声,由于天气的原因,在外头被叔叔姑姑们挨个抱一遍就送回了屋里。毕竟孩子们还小,万一有什么闪失不太好。
  
  
  ——
  
  叶修推开房门,一屋子的奶味,以前怎么都没发觉呢?
  
  “帝后” 屋里的侍从们瞧见叶修跟瞧见救世主一般,感恩涕零的行礼。
  
  “又是婳婳?” 这大嗓门儿除了她还能有谁?果然奶妈们抱来了个还挥舞着拳头的粉娃娃。叶修啧啧两声接过搂怀里。“小调皮蛋,就不能让爹爹休息一天吗?”
  
  粉娃娃落入新的怀里,嗅嗅鼻尖。闻出叶修身上淡淡的味道,软软的怀抱,嗯!是爹爹没错。
  
  那一瞬间便停止了哭泣,小肥手扒拉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随着惯性还一抽一抽的,眼角睫毛上都是泪珠,小脸也因哭喊憋的通红。样子可怜极了。
  
  叶修轻轻哄着,要说这周婳也是个小祖宗,十分认人,而且认人只认叶修和叶奶奶,连亲爸周泽楷都不要。一抱就哭一抱就哭,偏偏又是个女孩子。都说女儿是父亲贴心的小棉袄,周泽楷不敢生气,这要是第一性别男的惜惜这样粘着,怕是醋皇要炸了。
  
  叶修寻了处坐下,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捏去她鼻子上沾着的鼻涕沫。周泽楷很适宜的递上热毛巾替叶修擦去。
  
  “这小家伙就像是会出声的你,不高兴写在脸上却会说出来。” 叶修揽紧裹布,小家伙已经熟睡,想来先前也是闹累了。
  
  周泽楷呵呵傻笑,也不知道叶修这是夸他还是教训他。不过他眼里叶修红衣飘渺,乌云堕髻这画面美不胜收。
  
  青丝从耳后掉落两缕,碎发粘在娃娃脸上,痒痒的另她不太舒服,紧紧的小五官皱起,时不时撅撅嘴十分可爱。叶修起了玩意,一手顺了一撮头发,扫扫稚嫩的鼻尖。
  
  说来新生儿五官还没长开,是看不清鼻梁骨的,不过这俩遗传了周泽楷的孩子倒是和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天生自带五官立体?叶修抬眼瞅瞅傻乐的周泽楷。基因真的很重要啊…
  
  这一晃神,手里动作不小心歪了歪,一戳头发戳进宝宝鼻孔里。
  
  周婳张嘴呼哧呼哧两下 “啊嘁” 一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吓得叶修抖了抖,然后气笑,这娃娃竟然一鼻涕泡沫喷他衣服上。
  
  
  ——
  
  
  
  好不容易等婳婳睡安稳放进摇篮里。再亲了口一直乖巧的惜惜,叶修换了身干净的衣物。十分无奈。
  
  “这孩子…好不容易穿件新衣裳给她一鼻涕沫泡没了。”
  
  “多做几件,好看” 周泽楷戳戳惜惜嫩脸,也只敢折腾他了。
  
  “下次吧” 叶修摇摇头,反正过段时间要训练了,旧衣方便又耐脏。周泽楷起身替他穿戴清楚,叶修顺手捏了把楷皇脸 “走吧,虐虐少天出出气”
  
  
  
  ——
  
  
  
  关于和黄少天的擂台,喻文州之所以答应的那么快除了知道叶修跑不掉这次pk的同时,也想瞅瞅如今兴欣的实力。虽然苦的是黄少天,回去给他取消一次训练补偿一下算了。
  
  叶修岂能不知,心脏届基本齐聚了,这么好的机会不看看多浪费?不过看就看吧,大招都在后头,现在看除了知道兴欣真不咋滴以外也看不出其他花来。
  
  最重要的还是对他千机伞和散人机构的研究。
  
  黄少天也结束了最后一场闯关,魏琛正抓着他唠嗑呢。台上传来两人絮絮叨叨的对话
  
  “魏老大!打不打!”
  
  “你好意思欺负退位的老人家?” 魏琛嚯的一下,吹胡子瞪眼。
  
  “那就快点让老叶出来pkpkplpkpkpkpkpkpk!天都要黑了”
  
  “哟,天黑了那就洗洗睡吧” 叶修登上擂台,笑着说。
  
  “靠!我跟你拼了!” 黄少天瞧见叶修,不给他反悔的机会叫嚷着就出剑。
  
  当然洗洗睡吧只是一句玩笑话,不然叶修也不会上台了。
  
  剑破风声呼呼响,叶修笑笑,当剑即将到达时,反手就是一击,捅出的千机伞看似只一剑长,但翻起的那一瞬间,变为战矛。
  
  从伞变矛,瞬息时间,黄少天神色一凝,偏头躲开,但联盟里有这反应力的人屈指可数。不了解这杆武器,迟早要吃大亏。
  
  刚才与李轩的对决叶修不过寥寥使用三种形态,光是这样就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叶修手掌反转,回身一枪 “不就是想看哥新武器的能力吗?别心急,我又不打算掖着,今日也陪我战个够吧!”
  
  听闻挑衅,黄少天抹把脸,集中所有注意力 “求之不得”
  
  
  
  ——
  
  
  大神之间的对决,两人都拿出了真材实料,叶修虽然沉寂这么久,可没人敢轻视他的实力。配上全职业散人的千机伞,竟然恐怖如斯。
  
  没有规律的散人连击打的人摸不着头脑。从未和散人对决过的众人,除了看花眼起哄,就是陷入沉思。
  
  这个大魔王,走了还得弄出个这么麻烦的东西准备回来。还让不让人安身了?
  
  一来二往斗得很快,黄少天杀的大声嚷嚷,上演一出经典报技能名节目。吵的大家不能安心看。而叶修面色平静,沉着应对,丝毫不给予嘴炮回应。黄少天嘴上虽然吆喝,动作却依旧细致入微,他不能打出一丝破绽,对!一丝…
  
  然而他还是失手了,就那一丁点破绽被叶修怼了个正着。千机伞突然张开,朝着黄少天脸上就罩了过来。随后连招背击就到了,一瞬间刷空内核能源的黄少天自身被动开启光罩以示出局。
  
  “我靠!!!!!”黄少天大声咆哮着,试图喊破这一格局。
  
  叶修长叹一口气,高速的攻击令他久不经练的身体有些酸楚,却很舒服,晚上再泡个温泉养养。这次能赢也是靠千机伞多变的功劳,打人个措手不及罢了。
  
  抬眼看见黄少天张牙舞爪的模样。叶修掏掏耳窝,抠出两团隔音棉,眨巴眨巴眼睛
  
  “嗯?你刚刚说什么?”
  
  
  
  
  
  
  
  
  ∠( :3 」∠)_
小剧场:
  
  那年周泽楷带着叶修从灵山逃亡。
  
  叶修对周泽楷说别管我,快走!
  
  周泽楷不愿,因为当时叶修不知道。
  
  周泽楷宁愿死,都不愿放手。
  
  当噩梦清醒时,周泽楷看见身边人,一抹满头大汗。俯身亲吻一口
  
  “还好我当时,没有放手。”
  
  
ଘ( ˊᵕˋ )ଓ⁾⁾感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评论(33)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