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入画 🌸

🐧✨

话太废、词不达意

于是退出混圈

从此做个安良的吃瓜群众

周叶双担🍃不拆不逆

更文是爱好不是义务

慎关

【周叶】霸道画师爱上我(4)

*私设如山,ooc似海
*长短看心情
*一个春X图大手和X院头牌嗯嗯啊啊的故事
前文  目录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标题我媳妇取的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没文笔自娱自乐系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求评论,毕竟这么平淡无味的文。

若是有小天使看求个小红心小蓝手,我能开心一整天~⁽⁽ଘ( ˊᵕˋ )ଓ⁾⁾

   
  
  
——以上
  
  
  
    
  “你谁?”
  
  
  周泽楷一愣,笑笑失忆了?怎么手好了脑子坏掉了?“我..我呀”
  
  “你谁啊?”叶秋疑惑,一大早来了个锦衣华裘的人莫非是个傻子?叶秋视线落到自己手上,想了想,难道是来找叶修的?叶修现在能认识的人不都是青鸾苑的吗?这长得俊俏,衣冠楚楚之人居然也是在风月场所浪迹的男人。果然人不可貌相。
  
  叶秋心里大骂自家的傻哥哥,便开始阴阳怪气起来“哟~不知大爷来找我何事?”
  
  “怎么没去青鸾苑?”周泽楷一歪头,今天叶修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手还没好全呢大爷就想让我抚琴?难道不心疼我?”叶秋做腔。
  
  “心疼的”一想到那双好看的手受了伤,周泽楷心就一搐一搐,仿佛已经当成了艺术品,容不得一丝刮痕。
  
  这个风月男人果然对他那傻哥哥有兴趣,这事得杜绝!他哥可不是什么小倌。想到这里,叶秋‘嘭—’的一下把门给关了“哼!”
  
  周泽楷看着紧闭的大门痴愣,叶修好像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周泽楷帮忙抬手敲敲门“笑笑,我是周泽楷”
  
  好哇,这人还叫上他哥艺名了,还笑笑?叫的这么亲热?他那蠢哥哥究竟干了什么?气不打一处来,叶秋用力的吼了一声“管你是谁!给我滚蛋!”
  
  周泽楷被惊的石化了,想不明白,之前的君莫笑明明不是这样的,是他哪里做得不对惹人家生气了?周泽楷丧着脸转头看了眼护卫
  “江...”
  怎么办?
  
  江波涛耸肩,我是你的翻译器,能懂你本意已经了不得了,哪还有心思去研究别人?只好猜测安慰
  “或许君莫笑不希望你来这找他?”
  
  看看周边环境,落寞的不行,看来是了,周泽楷想罢抬头喊了句“青鸾苑等你”
  
  叶秋给气的不行,大吼了一句“滚!”。这人脸皮也太厚了,回头得给叶修提个醒儿,千万不能和这种人厮混。
  
  
  
  ——
  
  
  叶修这两日觉得奇怪,自从那日去拆了药回来,叶秋就开始成天成天在他耳边念叨,要他小心这个小心那个的。甚至今天他见手好了准备去青鸾苑弹奏时,叶秋将他拦住慎重的嘱咐他“要是有人缠着你,你别理他啊!千万别为了钱卖了自己”
  
  叶修脸黑,这还用他说?而且什么时候叶秋成老妈子了?书读太多了?
  
  
  周泽楷这两日连作画的心思都没有,趴在青鸾苑他包下的那雅间里发呆。他觉得自己是真的中了叶修的琴毒。有多久他没有被一件事物这样吸引。
  
  想起叶修就想起那首为他而唱,古朴动人、委婉缠绵的月儿高,还有那首未唱完的春江花月夜,好想再完整的听一遍。手里玩转的茶杯,听着下边充沛欲滴的歌声他就提不起劲。
  
  但在这风月之地却永远不会没劲。下边热闹非凡,这曲结束,青鸾苑的妈妈上了台“各位大爷今日是来对了,咱空缺一月的君莫笑啊,今日修养好复出啦!为了答谢各位爷,君莫笑今日一曲免费!”
  
  
  周泽楷听闻君莫笑又能奏曲了,激动的情绪上头,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抓上了透明的窗纸。呼吸加重。
  
  
  又听见那熟悉的琴音,那声音似乎在他暗淡的凡俗岁月中撕开一抹亮色,令他沉醉且不想自拔。等曲终,身体上的到了极致的快感,而回来的思绪让他有些难过,此曲欢愉,却带入不了他,叶修的那一声滚,在他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他想了好几日也想不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他的身份?让叶修不想跟他做朋友?
  
  “叩叩”
  还在胡思乱想的周泽楷惊醒,打开了房门,叶修抱着琵琶站在门口,一见周泽楷拉了个笑容“哟,太师!好久不见”
  
  
  周泽楷睁着眼睛,瞳孔放大,眼前这个..又变回温柔的叶修!周泽楷一撅嘴,这不是耍他玩吗?肚里有些闷闷的,也学着叶修那日,哼的一声用力的把门一关。
  
  “诶诶诶太师?哎哟——”见周泽楷要关门,叶修条件反射般伸出手去拦,结果被狠狠的夹了手。疼的他龇牙咧嘴。
  
  听见叶修的惊呼声,周泽楷吓了一大跳,赶忙推开门,拉起那被门夹到发白的手“笑笑!” 心里微疼,这人的手才刚好,别又被他夹坏了。
  
  “咳..还是叫我叶修吧”叶修趁空档挤进房间“这称呼太奇怪了”
  
  “那?修修?”见他手没受伤,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叶修脚底一滑,难道周太师叫人都是这么叫的?意想了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们..都这么叫”周泽楷解释道,做了个绘画的手势,叶修明白了,感情是人家欢^爱时的话语,你好的不学..学那玩意干嘛?
  
  “太师好像不想见我?”叶修叉开话题很是疑惑。
  
  “是..修修不想见我”周泽楷有些委屈。“叫我滚” 那句滚还在他脑海循环播放呢。
  
  “我?我什么时候叫你滚了?你别诬陷我啊!我要抱你大腿还来不及,明则保身才是立足之道懂嘛”叶修放下琵琶教育到。
  
  “那天去你家”周泽楷被说的一愣一愣,回想那日发生的情形,自己明明没有记错,还有江可以作证。“明明你就说了...”
  
  “等等!”叶修打断“你什么时候去了我家?”
  
  周泽楷张着嘴此时一头雾水,“三...三日前”
  
  叶修脑袋一歪,他确定三日前没有见过周泽楷!再想想..“你是不是见到了个跟我长得一样的人?”
  
  周泽楷点点头“很凶”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了然,难怪近日叶秋天天碎碎念,看来是见了周泽楷了。“抱歉啊抱歉,那人是我亲弟弟” 看见周泽楷疑惑又有些恼怒的脸解释道。
  
  “弟弟?”
  
  “嗯~亲弟弟,很厉害吧,有机会带你见见”昂起嘴角叶修说“你还真是好性子,若是旁人,我们兄弟早就死绝了”
  “给你道歉,原谅我那蠢弟弟吧”叶修抱起琵琶坐正“用这个”
  
  周泽楷闻琵琶声响内心止不住的欢乐,脸上泛起了红晕,一下就把叶修弟弟不敬的事儿忘记了。狠点两下头痴痴的望着眼前人。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春江花月夜?那日没唱完,蛮可惜的”
  
  
  
  
  
-TBC-
  
  

评论(18)

热度(122)